<sub id="jx75l"><dfn id="jx75l"></dfn></sub>

<thead id="jx75l"><var id="jx75l"></var></thead>
<sub id="jx75l"><var id="jx75l"><ins id="jx75l"></ins></var></sub>

<sub id="jx75l"><var id="jx75l"></var></sub>

<form id="jx75l"><dfn id="jx75l"></dfn></form>
<sub id="jx75l"><dfn id="jx75l"></dfn></sub>
<address id="jx75l"><var id="jx75l"></var></address><address id="jx75l"><var id="jx75l"><ins id="jx75l"></ins></var></address>

      <sub id="jx75l"><var id="jx75l"><ins id="jx75l"></ins></var></sub>

          <form id="jx75l"></form>
          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視劇本創作室 | 招聘求職 |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guangtengsm.com
          重點推薦劇本
          房產中介勵志小品,關于房產銷售的
          公司年會話劇劇本《公司好經理》
          八一建軍節節目題材小品劇本《改
          部隊軍人演出搞笑小品《革命英雄
          特種部隊相關搞笑小品《絕密押運
          海軍部隊娛樂演出搞笑雙簧《優秀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八一建軍節節目題材小品劇本《改革
          村鎮黨委干部作風音樂劇劇本《杜絕
          教師節經典幽默相聲劇本臺詞《最美
          電力供電公司情景戲曲小品劇本《名
          有關學生家長教師的小品《我要做英
          笑到肚子疼的音樂劇本《有啥不一樣
          衛生院家庭醫生簽約服務情景劇劇本
          農村題材的情景劇,美麗鄉村建設情景
          醫務人員音樂劇劇本《好人好夢》
          家庭矛盾小品劇本《我家有本難念的
          燃氣安全檢查知識宣傳教育小品《燃
          鐵路感人的情景小品劇表演劇本(光榮
          公司企業資助貧困學生感人情景小品
          入黨動機小品劇本,關于入黨的小品劇
          公安局小品劇本,以警察為題材的小品
          2021年最火的幽默爆笑小品劇本《新
          部隊團慶小品,八一擁軍優屬小品《改
          孝敬親人超感動小品劇本《我的外婆
          我的爸爸小品,父親小品劇本《為鄉村
          關于現代抗日的搞笑教育小品劇本(保
          地鐵項目部黨建小品劇本《地鐵情緣
          小學生禁毒表演小品,禁毒班會小品劇
          6月25日全國土地日宣傳小品劇本《我
          關于亂扔垃圾的劇本,關于不亂扔垃圾
          新農村建設環境保護三句半劇本《美
          適合小學生的愛國情景劇,適合小學生
          以工地安全為主題的小品,安全主題小
          史上最搞笑的計生小品(唐伯虎也想生
          理性購物小品,理性消費小品劇本《購
          關于拒絕零食的小品,杜絕零食有關小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視劇本 > 農村電視劇本 > 郝家兄弟23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電視劇本-農村電視劇本   會員:chengfu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0/7/18 16:53:01     最新修改:2020/7/27 9:03:04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guangtengsm.com 
          電視劇本名:《郝家兄弟23》
          (原創劇本網)作者:李祝堯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視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視劇本、電視欄目短劇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第45集

           

          1,興盛廠/廠長辦公室 內 夜

          郝興盛躲在辦公室里,聚精會神地學起《合伙企業法》來。他看得很認真,逐字逐句地摳,越看越入迷。

          郝興盛興奮地(獨白):這確實是一條拯救企業的路,在當前金融危機的艱難情況下,走這條路不僅可行,而且會越走越寬廣。

          林秋玲在咚咚地敲門,聲音急促地:興盛,你在嗎?

          郝興盛把視線從書本上移開,瞅了一下門口,沒好氣地:誰呀?

          林秋玲:都九點了,你怎么還不回家,躲在辦公室干什么呢?還插著門子,拔了電話,手機也關了,在干什么見不得人的勾當呀!

          郝興盛:是秋玲呀,剛才我看書看得思想太集中了,沒聽出是你來。(說著,趕緊過來開門)

          林秋玲進屋就問:你插著門子干什么呢?她皺著眉頭搜尋著辦公室的角角落落,看有什么異常。

          郝興盛見秋玲這樣,笑了:找什么呀?這里沒有女人。

          林秋玲:那你插著門子干什么?

          郝興盛:今天下午我不是去找叔求教了嗎?叔給我指了一條求生的路,還給了我一本《合伙企業法》,我回來就如饑似渴地看起來。

          林秋玲疑惑地:什么寶貝書呀看得這么上心,這么專心致志?(說著,就過來翻看他看的這本書,(特寫《合伙企業法》))你看的這不是法律書嗎?要跟誰打什么官司呀!

          郝興盛搖搖頭:不是打官司的書,是《合伙企業法》。

          林秋玲:叔讓咱搞合伙企業?

          郝興盛小聲地:別嚷。這事要絕對保密,對誰也不能說。

          林秋玲不由地嘀咕起來:干嘛這么神神秘秘的,莫非這里邊有鬼?

          郝興盛:沒有沒有,是我還沒想好,所以暫時保密。

          林秋玲指指墻上的掛鐘:你看幾點了,快回家吃飯吧。

          郝興盛:你先回家吃吧,我不餓,看完再走。

          林秋玲:拿回家去看吧。(說著,硬是給他把燈關了,拉他走出辦公室)

          2,婉萍宿舍 內 夜

          婉萍在作夢:袁魁……你可回來了!(她猛地坐起來)原來是個夢!

          婉萍撥打手機,依然傳來了對方關機的聲音。

          婉萍自語:這個袁魁,怎么說回來還不回來呢?

          3,興盛家 內 夜

          郝興盛跟林秋玲在餐廳吃飯。

          郝興盛邊吃邊跟秋玲講起了《合伙企業法》:叔就是經多見廣,我看合伙企業這條路可以走。

          林秋玲:只要廠子有救就好。

          郝興盛:明天我就去找叔具體商量這事。你一定要絕對保密,誰也不能說。

          林秋玲不滿地把嘴一撅:你還信不過我嗎?

          郝興盛吃完飯,把飯碗一推,我去書房再看看。

          林秋玲不解地:值得這么入迷嗎?快睡覺吧。(說著,把他拽進臥室)

          4,婉萍宿舍 內外 夜

          婉萍依然在撥打手機,傳來的依然是“你撥打有電話已經關機”。

          鏡頭搖到宿舍后面,袁魁就藏在宿舍后面的幾棵樹中。

          婉萍沒好氣地把手機往床上一摔:既然我告訴他沒危險了,為什么還不來呀!這到底是為什么呀?

          她剛放下手機,手機就響了。房后的袁魁趕緊湊到窗根下竊聽。

          婉萍趕緊抓起電話,惶惶地:誰呀?

          郝興民:我是興民。

          婉萍:你有什么事?

          郝興民:晚上我想請你看電影。

          婉萍爽快地:我的腿還不行。

          郝興民:腿不行我可以背著你。

          婉萍:我晚上有事,走不開。

          郝興民:你晚上能有什么事呀?

          婉萍:有事就是有事!(說著,把電話掛了)

          袁魁又藏在樹叢中。  

          5,婉萍宿舍 內外 夜

          郝興民開車過來,停在門前,屋里卻黑著燈。

          郝興民納悶地(獨白):剛才打電話她說有事,莫非真的出去了?(他開車調頭欲走)她的腿不行,能去哪里呢?(他又開車折回來,停在門前。下車一推門,發現屋里插著,便敲門)婉萍,我還以為你不在呢,為什么不開燈呀?自己鎖著門子在屋里干什么呀!

          藏方后樹叢里的袁魁又挪到窗下靜聽著。

          屋里的婉萍聽出是興民,便趕緊過來開門:我不是告訴你晚上有事嗎?怎么又過來了!

          郝興民:晚上你能有什么事呀?

          婉萍:我確實不能跟你去看電影,根本沒心情。

          郝興民:為什么?還是為袁魁的事嗎?

          婉萍搖搖頭:不是。

          郝興民:那你為什么說沒心情?走吧,越是不開心,越是要想開些。走,跟我看電影去。

          婉萍:我真的沒心情。

          郝興民:究竟為什么?

          婉萍:你不要再問了,反正我不能跟你去看電影。

          郝興民:我只是想為你開心,并沒有惡意。

          婉萍:我知道你是好意。可是……(話到嘴邊,也沒說出來)

          郝興民疑惑地:到底因為什么呀?

          婉萍為難地:你別問我了好嗎?

          6,婉萍宿舍后面 外 夜

          袁魁藏在房子后面,聽到屋里有個男人說話,又趕緊躲到房后的樹叢中了。他屏住呼吸,聽著屋里兩個人說話,嚇得大氣不敢出。

          7,婉萍宿舍 內外 夜

          叢蕾開著車趕來了。猛地停在宿舍前,見門前停著興民的車,敲響了婉萍宿舍的門。

          婉萍趕緊過來開門,見是叢蕾:興民剛到,你怎么就追來了?

          郝興民不悅地問叢蕾:你來這里干什么?

          叢蕾醋意地:人家婉萍又不稀罕你,你咋還往這里來呢?

          郝興民:我來叫她去看電影。

          婉萍:我確實有事,去不了。興民,你跟叢蕾去看吧。

          叢蕾:婉萍,你要不去,我們就去了。(說著,把興民從屋里拽出來,兩個人開車走了)

          躲在房后的袁魁,見一男一女上車走了,這才松了一口氣。他摸了摸嘭嘭亂跳的胸口,稍微平靜了一下,瞧瞧四周確實沒人,才輕輕地敲響了婉萍的門。

          婉萍一驚一乍地:誰?

          袁魁輕聲地:我是袁魁。

          婉萍:我聽不清,聲音大點兒。

          袁魁略提高了些聲音:我是袁魁,快開門啊。

          婉萍打開房門,放袁魁進去,馬上插門,然后拉開燈,用手擦了擦眼睛,見確實是袁魁,猛地撲上去,緊緊摟著他,激動地:你跑哪兒去了?為什么不告訴我?讓我找得好苦!

          袁魁見婉萍拄著拐,一瘸一拐的,疑惑地:你的腿怎么了?

          婉萍:我以后告訴你,(她生怕袁魁跑掉似的,緊緊抱著他,一句話不說)現在什么也不要說。

          兩個人抱了半天,婉萍才把手松開,認真打量起袁魁來了,喃喃地:你瘦了,頭發老長,臉上也那么臟兮兮的,沒鬧病吧?

          袁魁:這些日子,我像驚弓之鳥,東跑西顛,到處躲藏。生怕有人把我害了。

          婉萍:你怎么把手機換了?

          袁魁:我不換不行啊。吳燦說,我要不離開縣城,就把我弄死。我怕他找到我的行蹤,就換了手機號。

          婉萍:那你怎么又敢給我打電話呢?

          袁魁:我身上分文沒有了。在外地一天也待不下去了,不得已才回來找你。

          婉萍舒了一口氣:原來是這樣!放心吧,吳燦真的死了,他跟興民酒后飚車,自己把車開進白洋淀里死了。

          袁魁:剛才那一男一女是誰?

          婉萍:是興民和他的女友,來叫我去跟他們看電影。我想你快回來了,就在這兒等你,沒跟他們出去。你肯定餓壞了吧?咱出去吃飯吧。

          袁魁心有余悸地:我不出去。你出去買吧,拿回來吃。

          婉萍點點頭:那你在屋里洗洗臉,刮刮胡子。我出去買。

          袁魁:在外流浪一個多月,我跟野人一樣了。你去買飯,我收拾一下自己。

          婉萍出去把門鎖了,拄著拐出去了。

          8,大街上/汽車里 外 夜

          叢蕾跟興民并肩開著車,窗上玻璃搖了下來:你找婉萍去看電影為什么不叫上我?

          郝興民:難道我這點自由也沒有了嗎?

          叢蕾:我看你沒安著好心!

          郝興民:你愛怎么想就怎么想!(說著,一踩油門開前邊去了)

          叢蕾在后面緊追……

          9,婉萍宿舍 內 夜

          婉萍把飯買回來,兩個人在屋里邊吃邊聊起來。

          婉萍抱怨地:你走也不告訴我一聲,突然就失蹤了。你知道這些日子我是怎么過來的嗎?

          袁魁:吳燦叫我馬上在這個縣城消失,不然就弄死我。我哪還敢跟你告別呀!

          婉萍:你換了手機橫是給我發個短信告訴我呀!

          袁魁:現在的手機能定位,我要一發短信,吳燦就知道我在什么地方了,那不是找死嗎?所以,我鼓了幾次勇氣都沒敢用這手機。

          婉萍:現在吳燦死了,你別那么害怕了。

          袁魁:吳燦死了,可他爸還在呀。人家是副縣長,權大勢大。咱們惹不起,還是離開這里吧。

          婉萍疑惑地:有那么嚴重嗎?

          袁魁:還是提防點兒好。

          婉萍想想:我聽你的,咱倆盡快擺脫這是非之地。

          兩人趕緊收拾了一下東西,婉萍把宿舍的門一鎖,小聲地:走,咱們直奔火車站!

          袁魁扶著拄拐的婉萍走出了大門。

          10,興民廠/廠長辦公室 內 日

          郝興民一上班就打電話,對方關機。(疑惑地)已經上班了,怎么關機呢?(問叢蕾)婉萍不會有什么事吧?

          叢蕾不滿地:你怎么還惦記著她呢。昨晚還好好的,能有什么事呀!

          郝興民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在屋里來回走動:不行,我總覺著有事,我去看看她。

          叢蕾不滿地:賤不賤呀!

          郝興民沒有理她,開上車就走了。

          11,婉萍宿舍 外 日

          郝興民開車來到,下車,見門鎖了。疑惑地:莫非上班去了?

          12,銀行辦公樓 內外 日

          郝興民開車又到銀行辦公樓下,下車,走進辦公大廳,問一營業員:我有事找婉萍,她在嗎?

          營業員:今天早上一開門,發現門縫里塞進來一封信,打開一看,是婉萍的辭職書。

          郝興民驚訝地:她辭職了!為什么呀?

          營業員搖搖頭:誰也不知道。

          郝興民:那她去哪里了?

          營業員再次搖搖頭:人們誰也不知道。

          13,興民廠/辦公室 內外 日

          郝興民無精打采地走進來。

          叢蕾:我來你的辦公室好幾趟都沒人,你干什么去了?

          郝興民答非所問地:我去銀行問過,人們說婉萍辭職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叢蕾驚訝地:她為什么突然辭職了?

          郝興民:她只給單位留了一封辭職書,既沒有說為什么,也沒說去了哪里,就這么失蹤了。

          叢蕾鄙夷地瞅了興民一眼,挖苦地:看你這失魂落魄的樣子,像丟了魂似的,值當的嗎?人家婉萍愛的是袁魁,吳燦硬把袁魁逼走,結果落了個人死車毀的下場。你也往她身上貼,說什么給她補償,說得多么冠冕堂皇啊!你的心里想什么,我能不知道嗎?不就是看著人家有幾分姿色,想占有人家嗎?你們這些富二代、官二代仗著老子有權有錢就胡作非為,算什么東西!你想想,婉萍的失蹤能跟你和吳燦沒有關系嗎?不要作孽了,懸崖勒馬吧。

          郝興民情緒低落地:我沒心情跟你吵,你出去吧。

          叢蕾生氣地走出來,把門子關得咣當山響。

          14,郝運來家 內 日

          姜玉芳在訓斥郝興民:看你惹的這亂子!咱們賠了吳家50萬,又給婉萍交兩萬多住院費。你的心卻跑到了那個婉萍身上,傷得叢蕾也無心思管這個廠子了。丁廠長看你不正干,也想調走。現在你的廠子亂套了,有的無故曠工,有的遲到早退,有的上班也無心干活,再不好好管管,真的要垮臺了!

          郝興民不服氣地嘟嚷一句:我早就告訴你們我干不了,你們卻硬要讓我承包這個廠子。

          郝運來:興民,你都二十多了,按說也不小了。我像你這么大的時候,已經挑起了全家的重擔,你卻還是個小玩鬧!成天喝酒、蹦迪、飆車、玩女人,有多少心思放在廠子上?你成天瞎混,連起碼的責任心都沒有。我真沒想到你這么不爭氣!

            姜玉芳:興民,你那花心也該收斂了吧?娶媳婦圖什么?不就為在一起好好過日子嗎?漂亮不能當飯吃,誰也不能漂亮一輩子。叢蕾對你多好啊,你還不滿足,又去追人家婉萍。這哪兒像個男人樣兒!什么是男子漢?男子漢就得有責任感,有擔當,說到做到,做到恒心恒德,百折不撓。我們把這廠子交給你,是給你個鍛煉的機會,提高你的能力。你爸一再教育你,你怎么就聽不進去呢?

          郝興民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任憑爸媽數落,低著頭一言不發。

          15,興旺住處 內 夜

          舒曼在廚房做飯。

          郝興旺無精打采地回到家里。

          舒曼從廚房走出來:怎么樣?貸到款了嗎?

          郝興旺罵罵咧咧地:銀行這些土孫子幫富不幫貧,他們看咱這廠子不掙錢,說啥也不貸給,還要找擔保單位,誰會給咱這破廠子擔保啊!

          舒曼緊張地:如果貸不了款,沒錢購料,廠子就要停產了!

          郝興旺無奈地把兩手一攤:停產我也沒辦法。

          舒曼:要不要找你爸想想辦法?

          郝興旺:興民惹的禍就夠我爸媽撓頭的了,我不想再給他們添亂了!

          舒曼:你叔的公司不是很有錢嗎?要不去找你叔先借點錢過了這一關?

          郝興旺:我哥為發工資向叔借錢的事我告了他一狀,我爸狠狠地批評了他一頓。這事叔也知道,我怎么再向叔張嘴借錢呀!

          舒曼責怪地:難道你就這么眼瞅著這廠子垮臺嗎?當初你那雄心壯志哪里去了!

          郝興旺:我還真的高估了自己的能力,沒想到連這么個小廠子都干不好,看來學歷真不等于能力。事實證明我不如我哥。

          舒曼好像忽地想起了什么:興旺,沒聽說你哥的廠子有什么問題吧?

          郝興旺搖搖頭:好像一直比較紅火。

          舒曼:你就去哥的廠子看看吧。

          郝興旺:你怎么忘記了?

          舒曼:我忘記什么了?

          郝興旺:當初我要接公司的班強調的是什么?

          舒曼:當初是當初,現在是現在,誰還會記著那事啊!

          郝興旺:你讓我這個學企業管理的大學生,去向一個只有初中學歷的廠長取經,這不是笑話嗎?再說,我又怎么能放下大學生的架子!

          舒曼:都啥時候了,還講什么架子!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傲氣一錢不值,把廠子辦好才是硬道理!我覺著你哥是個大度的人,不會計較你以前說的那些話。

          郝興旺抓著頭皮猶豫著。

          舒曼:別猶豫了。別管怎么說,你是弟他是哥,弟向哥學習不丟人!

          郝興旺:你讓我好好想想,如果真的沒辦法了,我就去找哥。

          16,興盛廠/廠長辦公室 內 日

          林秋玲在跟興盛商量事。

          辦公桌上的電話響起。

          郝興盛拿起電話接聽:哪位?

          郝興旺:哥,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嗎?

          郝興盛:興旺,有什么事呀?

          郝興旺:哥,我看你的廠子搞得挺紅火,想過去取經,你覺著什么時候方便?

          郝興盛趕緊把話筒捂住,輕聲對秋玲:興旺要過來取經,怎么辦?

          林秋玲向他搖頭擺手,低聲地:告訴他正開會,商量商量再說。

          郝興盛:興旺,現在我正開會,抽空再說這事好嗎?

          郝興旺:好,哥,我等你的電話。

          17,興盛廠/廠長辦公室 內 日

          郝興盛:這還真是個麻煩事。

          林秋玲:咱的廠子跟叔的公司合伙經營了,這事還瞞著爸。如果興旺過來取經,這事不就露餡了嗎?他要知道了肯定會告訴爸,就爸那老腦筋肯定不會同意跟叔的公司合伙,我們跟叔剛搞起來的合伙經營就完蛋了。

          郝興盛:我早就聽說興旺的廠子不景氣,我這個當哥的能見死不救嗎?

          林秋玲生氣地:你忘了當初他要接公司的班那盛氣凌人的樣子了?既然他覺著自己有本事,就讓他折騰吧。告訴他咱廠子也不行,他就不過來了!

          郝興盛:別管怎么說,我是哥,他是弟,雖不是一母所生,也是一家人,我怎么能不管他呢?再說,他承包的廠子也是咱爸的心血,必須保住。我要見死不救,眼瞅著他包的廠子垮了,良心上過不去。

          林秋玲:他說來取經你就信啊,還不定來干啥呢。他要知道咱跟叔合伙經營了,肯定會到爸那里告你的狀,咱跟叔合伙的事就完了。這事絕對不能讓他知道!

          郝興盛:紙里包不住火,雪里埋不住人。這事早晚爸會知道的。叫他過來吧,我也動員他跟叔的公司合伙經營。

          林秋玲:他要不聽你的呢?

          郝興盛:反正我是好心,合不合伙由他吧。

          林秋玲生氣地:如果燒香引了鬼來,你可別怪我沒提醒你!

          18,興盛廠 內 日

          郝興盛領著興旺在各車間參觀,一片興隆。

          郝興旺夸獎地:哥,搞得真不錯,生產挺紅火的。銷售怎么樣?

          郝興盛:生產多少銷售多少,沒有積壓。

          郝興旺:回款情況怎么樣?

          郝興盛:回款也沒問題。

          郝興旺佩服地不斷點頭:挺好挺好。

          郝興盛:走,辦公室坐坐吧。

          19,興盛廠/廠長辦公室 內 日

          郝興旺:哥,我那廠子存在的最大問題是銷售遲鈍,回款太慢,貸款吧,銀行又不貸給,眼下面臨著停產的危險。哥,你搞得這么紅火用了什么高招兒?

          郝興盛:我還真的有高招兒。

          郝興旺眼睛一亮:真的嗎?我現在磨扇壓著手呢,你能幫我解決燃眉之急嗎?

          郝興盛:興旺,你總說我是初中畢業,你是大學本科,而且學的是經濟管理,按說應該比我辦法多……

          郝興旺羞澀地:哥,你別哪把壺不開提那把壺了!都怪我年輕氣盛,不知天高地厚,結果是一瓶子不滿半瓶子咣當。

          郝興盛:辦法我可以告訴你,但你不能告訴咱爸。

          郝興旺警惕地:你背著爸又搞什么名堂了?

          郝興盛:我也遇到了跟你一樣的問題,為了解決資金短缺問題,我就去找叔求教,叔跟我講了合伙經營的事,我覺著不錯。你看看這本《合伙企業法》吧。(說著,把這本書給了他)

          郝興旺那眼珠子一轉悠,反問:哥,你把廠子跟叔的公司合伙經營了?

          郝興盛好像無提防似的:不然,我的廠子能這么紅火嗎?

          郝興旺提高嗓門質問:這么大的事,你跟爸商量了嗎?

          郝興盛自知理短,說話也不仗義,囁嚅地:我怕爸生氣,沒敢對他說。

          郝興旺:咱爸只是把三個人廠子承包給了咱仨,并不歸咱們所有,你沒權這么辦。

          郝興盛:我知道。

          郝興旺反問:既然你知道,為什么還要這么干?爸創辦這幾個廠子容易嗎?他把廠子承包給咱,是讓咱把廠子經營好,你怎么能私自合并到叔的公司去呢?爸要知道了這事,肯定會罵你是敗家子!

          郝興盛趕緊解釋說:興旺,不是你說的那樣。我沒有把廠子賣給咱叔,而是跟叔的公司合伙經營。

          郝興旺翻臉地:什么合伙經營?你的廠子歸叔管了,你的廠只是給叔的公司搞加工。你也沒有經營自主權了,這不是出賣是什么!

          郝興盛:合伙經營是法律允許的。你看看這本《合伙企業法》就明白了。這是法,不是鬧著玩的。根據這個法,我跟叔的公司合伙是簽有合同的,共擔風險,共享利潤,無害而有利。

          郝興旺:咱叔就是只老狐貍,你被他糊弄了。爸要知道了這事肯定會生氣,你還是趕緊退出來吧。

          郝興盛生氣地:你怎么能這么說咱叔!叔是咱的親叔,叔好心好意地幫我,怎么會騙我呢?咱們這小廠子抗不住金融危機的風險,眼下只有這條路可以救廠子了。

          郝興旺:哥,爸一再教育咱們人要活得有骨氣,就是廠子垮了,也不能給別人!

          郝興盛再次解釋:我跟叔的公司是合伙,不是把廠子賣給他們。

          郝興旺把眼一瞪:興盛,你要不把廠子從叔的公司里退出來,我就去告訴爸,看爸怎么收拾你!(說著,氣囊囊地走了)

          20,郝興旺廠 內 日

          興旺氣囊囊地回到廠里,就給舒曼打電話:老大并沒什么經驗,他是把承包的廠子賣給叔的公司了,還美其稱什么合伙企業!

          舒曼:什么是合伙企業?

          興旺:有個小冊子,他說是什么法,他讓我看看,我一生氣,沒看就回來了。

          舒曼: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哥讓你看,為什么不看?

          興旺:他承包的廠子自己都沒有經營權了,看了我也不會跟他學!

          舒曼:你這人也太不虛心了,既然是取經,為什么不弄明白?

          興旺:他把爸的廠子賣了,我想去爸那里告他!

          舒曼規勸地:興旺,你冷靜想想,別太莽撞了,你還沒弄清楚呢,你怎么能去告訴你爸,不是白讓老人生氣嗎?

          興旺:我再想想。

          21興盛廠 /辦公室 內 日

          郝興盛坐在辦公桌前發呆,氣得臉色煞白。

          林秋玲推門進來:興旺的態度怎么樣?

          郝興盛生氣地:這個興旺,我好心好意地想幫他,他卻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就我把承包的廠子賣給叔了,還說咱叔是老狐貍,要去爸那里告我一狀!

          林秋玲:我說他居心不良你還不信,現在明白了吧?咱爸的腦筋本來就老,如果上興旺添油加醋地把這事一煽動,咱爸肯定會誤解你,生一肚子氣。

          郝興盛:別管怎么說,咱爸狠狠地批評過他一回,不可能一點不改。即使他把我跟叔的公司合伙經營的事對爸說了也沒事。因為我沒把承包的廠子賣給叔,再說這事早晚也得告訴爸。

          林秋玲:爸要你把合伙的廠子退出來怎么辦?

          郝興盛:爸不糊涂。如果把事實跟爸說清楚了,我相信爸會支持我。

          林秋玲:那就是要看看你什么態度吧。

          22,興盛廠/廠長辦公室 內 日

          舒曼推門進來,親切地叫了一聲:哥。

          興盛警惕地國:你來干什么?

          舒曼:興旺回去一說,我覺得他誤會合伙企業了,所以沒拿走那《合伙企業法》。我讓他認真看看這法,可他覺著沒臉來了,讓我過來拿。

          興盛:我還以為他去我爸那里告我的狀了呢。

          舒曼:他確實太毛躁了。我說你還沒弄懂合伙企業是怎么回事,就去老人那里告狀,冤枉你哥怎么辦?他才打消了這個念頭,想認真看看那《合伙企業法》。

          興盛把那本《合伙企業法》找出來,交給舒曼:這辦法確實不錯,我看他那廠子也可以試試。

          舒曼高興地:謝謝哥!

          23,興旺住處 內 夜

          舒曼:我把《合伙企業法》拿來了,先翻了翻,合伙不是出賣,我覺著合伙經營確實不錯,你認真看看。

          郝興旺:這么說,我真的誤會叔和哥了。都怪我沒有認真聽,卻那么狠地責怪哥,還想到爸那里告哥一狀,幸虧你提醒我,攔住我,才沒犯錯誤。不然會讓我爸白生一肚子氣。

          舒曼:每逢遇到困難,你叔都是全心全意地幫你們,絕對不會害你哥。再說,哥跟你爸干了這么多年,比你經多見廣,不會輕易受騙上當的。可你總看不起你哥,總懷疑他的好意。這樣你永遠不會進步。

          郝興旺:我一聽哥說是瞞著爸干的,就覺著不是什么好事。

          舒曼:你爸腦筋老,接受新事物慢。你哥瞞著你爸,是為了避免老人生氣。你真的冤枉你哥了,快去給你哥道個歉吧。

          郝興旺抓著腦瓜皮:這也太丟面子了吧?

          舒曼:你錯怪了你哥,應該去道歉。事實證明,你比你哥差多了,不服氣不行。別死要面子活受罪了,快去吧。

          郝興旺依然坐在那里沒動。

          舒曼把他從椅子上拽起來:知錯就改不丟人。去詳細問問你哥,看怎么跟叔的公司合伙經營?

          興旺想了想說:那我去找哥。

          24,興旺廠/廠長辦公室 內 日

          郝興旺正在寫著什么。

          姜玉山推門進來:你小子免了我的職,也不理我了,連頓酒也不請我喝了,也太不夠意思了吧?看來我是白幫你了!

          興旺冷淡地:舅,我正忙著,沒時間跟你閑聊,你快走吧。

          姜玉山:你那廠子現在沒問題了?

          興旺:自從我學了哥的經驗,廠子大有起色!我要不聽你和方思遠出的那些壞主意,也不會接連出現問題!

          姜玉山不滿地:我和方先生給你出主意,是想幫你把廠子辦好,你怎么把從而使的好心當成驢肝肺了!

          興旺心煩地:舅,你走吧。我忙著呢。

          姜玉山不滿地:你小子竟想趕我走?我讓你家也安生不了!(說著,氣乎乎走了,把門子關得山響)

          25,大街上/一墻角處 外 日

          姜玉山在悄悄打電話:方先生嗎?你在哪里?我有大事想當面告訴你。

          方思遠看了看手表:現在才能9點多一點兒,還不到吃飯的時間,咱倆去清香咖啡館聊好嗎?

          姜玉山:好的,我馬上動身。

          26,清香咖啡館 內 日

          方思遠:有什么事呵,還這么一本正經的?

          姜玉山:興旺辦廠沒經驗,我和你給他出主意是為了他好吧?

          方思遠:那是當然了。因為我跟你姐搞過對象,所以對興旺有著特殊的感情,時時上處想著他,他有困難我幫助他,還想幫他接郝運來公司的班。沒想到他竟不領我的情?

          姜玉山:他和我姐不僅不領你的情,還說你居心不良,想破壞興旺的承包的廠子、破壞他們家的安寧。不僅不讓興旺理你了,還罷免了我的副廠長,你說,這不是恩將仇報嗎?

          方思遠:因為當時我沒有娶你姐,總覺著你姐現在還恨我!但我告訴你,我跟你姐干過那事,興旺是我的親兒子,我讓郝運來替我白養了20多年!還培養他大學畢業了。過去我怕郝運來知道了,跟你姐離婚,也怕興旺在郝家受氣。這娘兒倆既然不領我的情,我也不替她瞞著了。今天我就告訴郝運來實情,給他載上綠帽子,讓他在鄉親們面前抬不起頭來!(說著,就哈哈大笑起來)

          姜玉山高興地:方哥,興旺真是你親兒子呀?那我就是你的小舅子了。怪不得你跟我這么近乎呢,還經常在大酒店請我喝酒,今后我就認你這姐夫!今后郝家有什么情況我都向你匯報!

          方思遠對此并沒有表態。他說:我要回去好好琢磨琢磨怎么給郝運來揭開這蓋子!不陪你了!(說著,起身走了)

          27,郝運來家 內 夜

          姜玉芳高興地:我聽秋玲說,興旺跟他哥的關系好了,前幾天還去他哥的廠里取經了呢。

          郝運來也很高興:興旺這么做就對了。看來前幾天我沒白批評他,現在醒過悶兒來了。他倆也不鬧矛盾咱家就和諧了,公司也就會辦好了。

          客廳的電話響了。

          姜玉芳過來接聽:誰呀?

          方思遠拿捏著腔調:請董事長接電話。

          姜玉芳:運來,是找你的。

          郝運來疑惑地:我已經好幾個月不上班了。誰還會晚上找我呀?肯定是騷擾電話。不接。

          姜玉芳立即把電話掛了。

          電話又響起來,姜玉芳瞅著不接,電話響個不停。

          姜玉芳再次拿起電話:你這人怎么這么討厭啊,他不接就是不接!

          方思遠拿著腔調:你別掛,是位領導找董事長,要他親自接電話。

          姜玉芳捂住話筒:他說是一位領導找你,要你親自接電話。

          郝運來這才過來接電話:誰呀?

          方思遠這才不再拿捏腔調:郝運來,我是方思遠,我想告訴你個重要消息。

          郝運來生氣地:方思遠,我跟你沒話說!……

          方思遠得意地:郝運來,今天我鄭重地告訴你,興旺是我的兒子,謝謝您替給我養了二十多年,而且把他培養成大學生!

          郝運來著急地:放屁!你別胡說八道!

          方思遠:姜玉芳在姜村小賣部時,我跟姜玉芳就搞過對象,俺倆該發生的事都發生了,那時她就懷了我的孩子,可我爹逼著我娶了朱莊支書的閨女,她才給你當了填房。興旺早產卻足月,你一直懷疑這孩子不是你的。現在我告訴你,我才是興旺的親爸,你一直戴著我給你的綠帽子!(說著,把電話掛了)

          電話里傳來了嘟嘟的忙音。

          姜玉芳:這是誰呀!

          郝運來生氣地:方思遠,他說興旺是他的兒子!

          姜玉芳頓時一下子驚坐在地上!

           

           

          第46集

           

          1,郝運來家 內 夜

          郝運來臘黃著臉坐在沙發上,喘著粗氣:玉芳,怪不得你一直慫恿興旺接公司的班,怪不得興旺老往方家跑,怪不得你偷著給方思遠打電話,還背著我跟他在大街上約會,原來你倆一直相好,我作夢也沒想到興旺這小子是他媽的方思遠的!

          姜玉芳:你甭聽他胡說!

          郝運來:事到如今了,你還瞞著我!(他憤怒地站起來,指著姜玉芳的鼻子,哆嗦著) 你、你、你說,這是不是真的?他親自跟我說的,你還想瞞著我呀!(說著,發狠地扇了姜玉芳一巴掌,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了。

          姜玉芳顧不得摸挨打的臉,趕緊打電話:興盛,你爸氣得渾身哆嗦,呼吸困難,有點抽搐,快讓120把你爸送醫院吧。

          郝興盛:爸怎么又犯病了?

          姜玉芳:你快給120打電話,同時告訴興旺、興民!

          郝興盛:好。

          2,大街上 外 日

          救護車拉著響笛飛馳著。

          郝運來躺在車上,姜玉芳和醫護人員坐在兩邊。

          郝興盛的車緊緊跟在后面,在打電話:興旺,咱爸突然病了,我叫了救護車送爸去縣醫院了。你告訴興民吧。

          3,縣醫院/急救室 內外 日

          救護車開進醫院,停在急救室外,醫生和護士用平車趕緊把郝運來抬下來,推進去。

          醫生問:病人是怎么回事?

          姜玉芳:他跟孩子生了點氣,就手腳冰涼,渾身哆嗦。

          郝興盛疑惑地:誰讓我爸生氣了?怎么又氣成這樣?

          郝運來合著眼,沒有吭聲。

          醫生:平時他有心臟病嗎?

          興盛:我爸血壓高,得過腦溢血,心臟也有點毛病。

          醫生:做個心電圖吧。(說著,做心電圖,然后觀看)心電圖大致正常,問題不大,只是心運過速。他為什么突然會這樣?

          姜玉芳:跟孩子生了點氣。

          醫生:情緒緊張會導致冠狀動脈痙攣,造成心肌缺血,呼吸困難,伴有抽搐,生氣有時也會這樣

          姜玉芳:有危險嗎?我怪害怕的。

          醫生:你們送醫院及時,我們是想辦法控制他的情緒,給他輸點鎮靜劑,讓他睡一覺,醒了就好了。

          興盛:醫生,你們該怎么治就怎么治吧。

          醫生:那就去觀察室輸液吧,觀察觀察。

          4,縣醫院/觀察室 內外 日

          郝運來躺在病床上輸液。

          姜玉芳、興盛、林秋玲守在床邊。

          郝興旺、郝興民都來了:我爸礙事嗎?

          醫護人員:觀察室留下一個陪床就行了,其他方面人都出去。

          林秋玲:我留下,你們仨都出去。

          興盛、興旺、興民都出來,坐在樓道的長條椅子上。

          興盛問興旺、興民:你倆誰又讓咱爸生氣了?

          興旺、興民異口同聲地:剛才我沒在家。

          興盛疑惑地:那誰讓咱爸生氣了?

          興民:莫非是咱舅?

          興旺:我舅不干正事,光惹亂子。

          興盛問興旺:是不是因為你免了他的副廠長,沒有錢花了,去咱家里鬧了?

          興旺:我免了他的副廠長,可每月給他兩千元生活費,生活上不至于有問題呀!

          興民:大哥、二哥,咱們別瞎猜了,等好了,問問咱媽就明白了。

          仨不再言語。

          5,方思遠家 內 夜

          方思遠洋洋得意回到家里。

          朱月月瞅了他一眼:怎么看你這么高興?

          方思遠:剛才我報了郝運來一箭之仇!

          朱月月疑惑地:報仇?

          方思遠:我給郝運來家燒了一把火,他家肯定亂套了!

          朱月月懵懂地:你給他家放火了?這是犯罪!你怎么能干這事啊?

          方思遠大笑:你當我真的會給他家放火嗎?犯法的事我絕對不干。

          朱月月:那你到底做什么事了?

          方思遠:下午姜玉山找我,說興旺忘恩負義、恩將仇報,我一氣之下,就……

          朱月月:你不是挺欣賞這個興旺的嗎?不僅跟他喝酒,還經常幫他承包的廠子出主意,他怎么會忘恩負義呢?

          方思遠:月月,我們跟郝家的仇你是知道的。我怎么會真心幫他呢?畢業后,我鼓動他在郝運來60大壽的宴會上提出接公司的班,是為了給他家特別是興旺和老大間制造矛盾,沒想到把郝運來所得腦溢血了,從此成了廢人,再也干不了了。為了讓他家永不安生,我經常給興旺出主意,加劇他和老大的矛盾,弄得老大再也干不下去了,郝運來只好把三個分廠承包給三個兒子。我為了搞垮他家的公司,又想各個擊破,又不斷地給興旺出餿主意,先是鼓動他發動同學給予他跑訂單、搞銷售,又故意鼓動他把給同學們的提成訂那么高,結果入不付出,造成了嚴重虧損。我又教給他怎樣偷工減料,結果影響了產品質量,紛紛退貨……可能郝運來識破了我的陰謀,教訓了興旺一回,他醒過悶兒來了,不再跟他哥鬧了,也不鬧著接班了,他也不理我了,姜玉山說他在背后還罵我……我不能讓他家安生,于是親自給郝運來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他興旺是我的兒子,他把我給他戴的綠帽子戴了20多年。我相信這把火會把他家徹底燒毀,這事開荒瞞了他20多年,他會善罷甘休嗎?即便不把她趕出家門,也會跟她離婚;興旺知道了自己的真實身世,他還能在郝家待下去嗎?他兄弟仨還能那么和諧嗎?月月,你就等著看熱鬧吧。

          朱月月:你這人真的夠陰的。這過去20多年了,就讓他過去吧,怎么又翻起這陳年老賬?難道你還真想認興旺這兒子嗎?我告訴你,咱這家業是文鶴自己的,絕對不能讓興旺這個野種分走半點財產!

          方思遠:興旺要真認我這個親爹,我就收留他……

          朱月月:不行,絕對不行!

          方思遠:月月,你先別急,聽我慢慢跟你說。

          朱月月:我看你肚里不會有什么好雜碎!

          方思遠:興旺分咱的家產是不可能的。你想,興旺如今已經大學畢業了,好賴也當過服裝廠的廠長,他自食其力沒問題,怎么會稀罕咱的家產!如今多是一孩化。孩子多了是寶貝。他要認我這親爹,等咱老了,起碼多一個孝順、伺候咱的,也給咱文鶴減輕點負擔,何樂而不為呢?

          朱月月堅決地:我不稀罕他,說啥你也不能認他這個兒子!

          方思遠:你不同意拉倒。反正郝家的仇我報了!這回夠郝運來這老小子喝壺的!

          朱月月:我一再說,老輩的恩怨就讓它過去吧,各過各的日子,何必翻那些老賬?你卻不聽。如果郝的三個兒子報復咱,文鶴可不是他們的對手!

          方思遠:夫人,你過慮了。俗話說,是灰就比土熱,何況興旺身上流的是我的血,怎么會報復我呢?

          朱月月:我看還是小心點兒好。

          6,郝運來家 內 日

          郝運來躺在床上:玉芳,你跟方思遠的關系隱瞞夠深的。興旺早產兩個月,醫生卻說足月,我就懷疑這孩子不是我的。你卻諱莫如深,一直搪塞說嫁我前搞過對象,我以為婚前你有過那事,覺著不體面,不好意思說,就一直沒有再追問,可萬萬沒想到興旺是方思遠的兒子!當時,街坊鄰居也有懷疑這孩子是胎里帶來的,你為什么一直不告訴我實情?

          姜玉芳:開始,覺著這是丑事,不愿說。后來們家,后來知道你家跟方家有仇勢,而且勢不兩立了,哪還敢告訴你呀!

          郝運來:興旺真的是方思遠的嗎?

          姜玉芳點點頭:那時,我在俺村小賣部當售貨員,因為倆村離得特別近,他經常去找我。

          7,姜村小賣部庫房 內外 夜

          (閃回第三集14場)

          天上下著雨。

          姜玉芳打著傘,跟方思遠走過來,她先打開鎖,拉開燈走進去。

          方思遠一進門就迫不及待地摟著她,親吻起來,右手并插進她的上衣下摸索起來,姜玉芳也回吻著,并發出呼哧呼哧的聲音。

          方思遠把姜玉芳推倒在一個貨堆上,并想解她的腰帶。

          姜玉芳抓住方思遠的手:別這樣。

          方思遠懇求地:我太想你了。

          姜玉芳:思遠,我知道你在方村當公安員,我特別敬重你……

          方思遠:敬重不是愛,今天咱倆就做愛!

          姜玉芳干脆地:不行。我媽對我說過,不起結婚證不能干那事。

          方思遠:你是我未來的媳婦,早晚要辦這事。

          姜玉芳:那你就快找媒人去我家提親,咱倆抓緊結婚。

          方思遠:我等不及了。

          姜玉芳哆嗦著:我害怕。

          方思遠:你怕什么?難道你不愛我呀!

          姜玉芳:我愛你,但現在不能辦這事。

          方思遠:假話!你知道“做愛”是什么意思嗎?

          姜玉芳搖搖頭。

          方思遠:做愛,做愛,說愛不是空嘴說的,要真正愛就做,既然你不同意就說明你不愛我。

          姜玉芳:我愛你,但這事必須等到起結婚證以后。

          方思遠一下子惱了,立刻推開她:你嘴上說愛我,卻沒有行動,這叫愛嗎?

          姜玉芳懇求地:思遠,這關系道我的品德,請你諒解我。

          方思遠:今晚我就考驗你。只有把身子給我,才是真愛。

          姜玉芳:如果那樣,讓我怎么做人啊!

          方思遠惡狠地:既然這樣,我就不求你了。告訴你,世界上三條腿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女人有的是!我就不信我這個公安員找不上媳婦!(說著,欲走)

          姜玉芳一下子傻眼了,趕緊央求:思遠,我真的愛你,今晚我就把身子交給你。

          方思遠命令地:把褲子脫下來。

          姜玉芳:思遠,我害臊,你把燈關了。

          方思遠:關什么燈光啊!你很快就是我的媳婦了,害什么臊呀!快脫。

          姜玉芳:你得給我發誓,保證娶我。

          方思遠:我發誓,保證娶你,快脫吧。

          姜玉芳猶豫著脫褲子,方思遠像餓狼一樣撲上去……

          8,鄉醫院 內 日

          (閃回第三集23場)

          姜玉芳拿著尿檢單子走進來,把化驗單遞給女醫生。

          女醫生看了一下化驗單:尿檢逞陽性,你懷孕了。

          姜玉芳不禁嚇得出了聲:你說什么?我懷孕了!

          女醫生:尿檢是非常準確的。

          姜玉芳紅著臉走出來。

          9,郝運來家 內 夜

          姜玉芳:我是被方思遠騙了。后來我發現懷孕了去找他,要他抓緊娶我,沒想到那時他把現在媳婦也弄大了肚子。當時他爹和他老丈人都在村里當支書,硬是把我甩了。

          郝運來:他把你甩了,你為什么不把這孩子治了?

          姜玉芳:我媽一直逼我把肚里的孩子治了,可我總覺著這是條性命,下不了決心。

          郝運來譏諷地:看來你愛他夠深的。

          姜玉芳趕緊表白:不是不是。他騙了我,我恨他……

          郝運來打斷她:到現在你還糊弄我呀!

          姜玉芳搖搖頭:不是……

          郝運來:那為什么不治了這個孽種?

          姜玉芳:到醫院里治孩子,三里五鄉就知道了,那多么丟人啊,我就嫁不出去了。

          郝運來:所以,你就主動來我家,以幫我繼續把生意做起來為名,想把方思遠的孩子掩蓋起來。當時我還真的以為你是來幫我做生意呢,特別感謝你。要不咱倆的感情怎么會發展那么快?

          姜玉芳:我娘催我嫁人,我小姨就給我介紹了你。我明知你是二婚、還有個兩歲的兒子,可我硬是答應了,確實是想掩蓋肚里的孩子。我之所以主動搬到你家,后來還主動鉆了你的被窩,是因為咱娘發現我嘔吐了,想把這孩子安在你身上……

          郝運來生氣地:所以,你就把方思遠的綠帽子戴在我頭上了!

          姜玉芳低下頭,沒有言語。

          郝運來:我真沒想到是這么有心計!這事竟瞞了我20多年。

          姜玉芳慚愧地:運來,對不起了。

          郝運來:興旺大學一畢業,你就提出讓他接公司的班,還一直和玉山在背后支持他,竟在我的60大壽上跟興盛爭,氣得我得了腦溢血,差點死了,是不是想替方思遠奪走我家的公司?你的心夠歹毒的!

          姜玉芳趕緊否定:不是不是。讓興旺接班與方思遠無關,是我太自私了。因為這個孩子不是你的,我怕這事早晚會露餡,俺娘兒倆就會被你趕出家去,我心里誠誠惶誠恐,沒有一點兒安全感,覺著興旺接了公司的班,將來我還有依靠。

          郝運來:怪不得興旺一直往方思遠那里跑,處處聽他的主意,鬧了半天,你們一直在勾著手想搞垮興旺承包的廠子!

          姜玉芳辯解:不是這樣的。方思遠為什么跟興旺套近乎、幫他承包的廠子出主意,我不知道為什么,但總不愿讓興旺跟他有任何聯系,一再告訴他不要到方家去。方思遠告訴興旺年輕時俺倆搞對對象,興旺曾問過我他跟方思遠的關系,為這事我還搧過他一巴掌,爺覺著委屈,跑到他的大學問過他班主任老師。老師是個明白人,告訴他方思遠既是你的親爸,他沒盡過一天當爸的責任,你雖不是他的親爸,卻把他養大成人,而且培養他到大學畢業,盡到了一個爸爸應盡的責任,養育之恩終生難報。從此,他知道了誰親誰近了?

          郝運來:可他并沒有從此斷絕跟方思遠的來往,不僅賣給他一張百萬元訂單,對他廠子的意見他也言聽計從。這是為什么?

          姜玉芳:我一再說他,可他不聽,我有什么辦法?

          郝運來:我看你背著我跟方思遠來往也很頻繁,又是給他打電話,又是親自去找他……最近我就碰上過兩次,這又為什么呢?

          姜玉芳:我給他打電話就那么一次,找他也就那么一次,湊巧都叫你看見了。因他總給興旺出餿主意,我說興旺興旺不聽,就打電話和找他,讓他離興旺遠點兒,絕對沒什么私弊。

          郝運來:沒有么私弊為什么背著我?事到如今,你們的關系已經露餡了,不用再瞞著我了。你不想跟我過就明說,咱倆去離婚,家產我分給你一半兒……

          姜玉芳咕咚跪在郝運來面前,猛搧自己的臉:運來,實在對不起你了,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你罵我打我我沒怨言,但我絕對不離婚!

          郝運來:玉芳,這不怪你。都怪我瞎眼了,我跟方家斗了三十多年,最后竟裁到方思遠的手里了,這輩子我活得夠失敗的,你讓我在眾人面前怎么抬頭啊!(說著,哆嗦著走進臥室,躺在床上,氣得哼哼起來)

          姜玉芳走進屋,連連道歉:運來,對不起,全是我的錯,我根本就不該進你家的門,敗壞了你家的名聲……

          郝運來:這太丟人了,我怎么見人啊!

          姜玉芳:運來,我覺著太對不起你了,你怎么懲罰我都行,我沒臉在這個家,也沒臉活在這個世上……

          郝運來向他擺擺手:我心里挺亂,特難受。你走吧,讓我安靜安靜。

          姜玉芳抹了一把眼淚,走了。

          10,興旺住處 內 日

          姜玉芳趴在另一間屋里的床上嗚嗚地哭著,還不住地地打自己的臉:我怎么就這么混呀!……

          興旺匆匆走進來:媽,我正上班,你把我叫回來有什么事?

          興旺推門進來,見媽這樣,驚訝地:媽,發生什么事了?你哭什么?為什么自虐?

          姜玉芳:這次你爸病,是因為方思遠!那天晚上,他親自給你爸打電話,說你是他的兒子……你爸白養了你20多年,還把你培養成了大學畢業生,你卻聽方思遠的,把承包的廠子快搞垮了,還一而再再而三跟你哥爭接受公司的班……氣得你爸當時就渾身哆嗦起來,住院了。現在你爸氣得還渾身哆嗦呢。

          興旺聽了一愣:媽,方思遠還真是我的親爸呀?

          姜玉芳沒言語,默認了。

          興旺生氣地:我早就覺得我爸有偏心,怪不得他不讓我接公司的班呢,原來根本原因在這里!……

          姜玉芳㹲坐起來,生氣地:你胡說!你要說你爸有偏心,那就壞良心了。你爸曾懷疑過你是不是親生,后來你奶奶說,只要生在咱家里就是咱的孩子,你爸就再也沒有懷疑過你的身世。盡管你不是親爸,可他比你親爸還親。無論是生活上,還是在學習上,他都讓你哥讓著你,有好吃的先讓給你。

          興旺:那他為什么不讓我接公司的班?

          姜玉芳:你確實不如你哥,沒有一點兒管理經驗,怎么能接公司的班呀!

          興旺:可你不是這么說的的,曾大力支持過我,

          姜玉芳:那是我有私心。你的身世是顆定時炸彈,一旦你爸知道了真相,咱倆就沒法在郝家待了。為了將來生活有個依靠,我才強調你的學歷,鼓動你跟你哥爭接班。其實你比你哥的能力差多了!

          興旺抱怨地:那你為什么不早些把我的身世告訴我?

          姜玉芳:我嫁你爸時,根本不知道兩家從老輩兒就有仇。后來我知道了跟方家是仇人,更不敢說你是方家的了。方思遠要不把這事挑明,我會爛在肚里,隱瞞一輩子!

          興旺釋疑地:怪不得文鶴他爸一直跟我套近乎呢。特別是我大學畢業以后。開始,說我跟方文鶴長得有點像,我并沒有往心里去;后來他跟我舅說你倆搞過對象,我以為他是在給我暗示什么,所以,我曾問過你我的身世,你沒回答我,卻狠狠打了我一巴掌。當時我覺著很孤獨,世上沒有一個親人了,于是跑到學校找我的班主任老師,才明白了如何對待這個問題。如今真相已經揭開,你說咱倆怎么辦?

          姜玉芳:興旺,姓方的跟你套近乎,他幫你的廠子出主意,你認為他是在真心幫你嗎?

          興旺:因為我不懂經營,開始我以為他是在幫我;提成虧損以后和客戶退貨之后,我才逐步認識到他是想搞垮我承包的公司,在毀我。這次他親自給我爸打電話說我是他的,是挑撥我爸跟咱娘兒倆的關系,破壞咱家的安寧,拆散咱的家。他太歹毒了!

          姜玉芳緊緊抱著興旺:兒子,看來你不糊涂,終于認清了他的惡毒用心。興旺,是我對不起你爸,隱瞞了這么多年。無論是誰,誤把仇人的兒子當親生養了二十多年,也會生氣的。你一定要對得起你爸的養育之恩,聽你爸的話,孝順你爸,好好做人!

          興旺瞅了媽一眼:媽,你的情緒不對,可別胡思亂想啊……

          姜玉芳:兒子,我沒事。如今這個定時炸彈引爆了,我的心情也平靜了,你回去上班吧。

          興旺:媽,現在我沒心情工作,想去看看我爸。

          姜玉芳:好,去吧,勸勸你爸,別讓他生氣了。

          興旺走進爸的臥室。

          11,郝運來臥室 內 日

          興旺推門進來,郝運來躺在床上哼哼。

          興旺坐在床上:爸,你別生氣了。方思遠之所以給你打電話,就是想破壞咱家的安寧,想拆散咱這個家!我原來糊涂,聽了他的話,不僅跟我哥爭公司的接班,還聽了他的餿主意,差點把我承包的廠子搞垮了。爸,我對不起你,對不起我哥,如今我已經認識到自己錯了,也識破了方思遠的陰謀,我們決不能上他的當!爸,你就是我的親爸,我要感謝你的養育之恩,孝順你一輩子!

          郝運來:興旺,你是好孩子,對你哥兒仨一視同仁,如果說我有偏心的話,從心里我偏向你,覺著你聰明,特別重視培養你成才。如今分清敵我了,好好干。

          興旺點點頭:謝謝爸。(說著,給爸深深鞠了一躬)

          郝運來:興旺,你該忙啥忙去吧。勸勸你媽,事情已經過去了,就別再想它的了。我想安靜地躺一會兒。

          興旺:爸,那我走了。

          姜玉芳從懷里出來:我坐你的車出去轉轉,散散心。

          興旺:好吧。(娘兒倆走出來)

          12,大街上 外 日

          姜玉芳坐著興旺的車走在大街上。

          車走到一個岔口,姜玉芳叫他把車停下來:興旺,你上班去吧,我去菜市場買點菜。(說著,下車拐彎走了)

          13,大街上 外 日

          姜玉芳看著興旺開車走了,攔下一輛出租車,上去:去白洋淀!(車開走了)

          14,白洋淀邊 外 日

          姜玉芳在淀邊磨悠,(內心獨白):運來,我對不起你,竟讓你把仇人的兒子白養了二十多年,我還鼓動他跟興盛爭接公司的班,讓你作了大別子,竟跑到石秀大姐的墳上哭了一場。我太自私了,光為自己著想,竟沒考慮你的感受,我真的沒臉再面對你了。我已經教育了興旺,要他好好孝順你。他會聽我的話的。運來,對不起,我走了!(說著,一頭栽進水里)

          一只載著魚鷹捕魚的小船上的中年男人,看到有人跳水,大聲喊著:有人跳水了,快來救人啊!(喊著,趕緊把船撐過來)

          附近的人聽見,也都快步跑過來,嗵嗵跳進水里救人。姜玉芳很快被救上來了。

          一位路過汽車司機見狀,立馬把車開過來,停下。

          眾人七手八腳地把渾身淌水的姜玉芳抬上汽車的后座上,忽地開走了。

          15,郝運來家 內 日

          郝運來依然躺在床上。

          客廳有電話突然響起來。

          郝運來不想動彈,可電話響起來沒完。他只好起來接聽:喂,你是誰呀?

          電話傳來的聲音:我是縣醫院,你老婆跳白洋淀了,被人們救了上來,現在醫院搶救!

          郝運來哆嗦著說:我、我馬上跟孩子們過去……(他哆嗦著撥打電話,卻一次摁錯電話號碼,重撥……后來找到手機,找到興旺的名字,撥打。嘴唇哆嗦著)興旺,你]你媽跳、跳白洋淀了,現在醫院搶救……

          興旺變臉變色地:爸,你說什么?我媽跳白洋淀了?現在醫院搶救……我馬上過去。(說著,收了電話,扭頭就走)

          16,縣醫院/急診室 內 日

          興旺猛地闖進:我媽怎么樣了?

          醫生:你是病人的兒子嗎?

          興旺:是的,我媽沒事吧?

          醫生:幸虧搶救及時,才沒發生意外。你沒發覺你媽情緒不正常嗎?

          興旺:我發現了,可我沒想到事態會這么嚴重。

          醫生:以后老人有什么情緒波動,一定要引起高度注意,以防發生意外!

          17,縣醫院/急診室 內外 日

          一輛出租車開進來,在門前停下。

          郝運來下車,拄著拐杖一瘸一拐地快步走進來:我老伴怎么樣?

          醫生:你不能光埋頭工作,要關心老伴的情緒。郝董事長,這次幸虧搶救及時,沒有發生意外。

          郝運來:謝謝,謝謝你們。

          醫生:回去好好做做她的工作。(回頭對姜玉芳說)有什么想不開的話給家里人說,千萬不要在心里憋著,不能鉆牛角,更不能尋短見。回家好好養著吧。

          郝運來、興旺異口同聲地說:謝謝,謝謝。

          18,郝運來家 外 夜

          興旺開車過來,在門前停下,他先把郝運來扶下車,然后把姜玉芳抱進家。

          郝運達和彭麗華也趕過來:我剛聽說嫂子出事了,就趕緊過來了。現在沒事了吧?

          郝運來:回家說吧。

          19,郝運來家客廳 內 日

          郝運來:運達,事情就是這樣,我真沒想到興旺是仇人家的兒子!我只抱怨你嫂子為什么不早些告訴我,沒想到她會尋短見。

          運達:哥,方思遠處處跟咱家作對,他在背后鼓動興旺爭接公司的班,是挑撥他兄弟倆的關系,好在興盛不跟他一個樣著,家里才沒起什么大的矛盾;他給興旺承包的廠子出了那么多餿主意,就是為了把你的廠子搞垮。這次他親自給你打電話告訴你興旺的身世,是為了挑撥你老兩口的關系,想挑散你的家。這一招夠歹毒的,我們不能讓他的陰謀得逞!孩子是無辜的。嫂子之所以沒敢告訴你,是因為她不敢,其實她心里一直也不好受。嫂子一個大閨女,不嫌棄你有興盛,硬是堅持嫁給你已經不錯了。嫂子鼓動興旺接班也有情可原,因為興旺的身世她沒有安全感。就當這事沒有捅破,日子該怎么過還怎么過,我們絕對不能上方思遠這老小子的當!

          郝運來:我聽你嫂子尋短見了,心里好后悔。你嫂子一直對我不錯,開始她不僅幫我創業,還幫我伺候咱娘和孩子,這一輩子她也不容易,我會一如既往地待她好。

          郝運達:哥,這么做就對了!

          20,郝運來家/臥室 內 夜

          彭麗華在跟姜玉芳說話,興旺坐在一旁。

          彭麗華:嫂子,千不該萬不該,你不該尋短見!

          姜玉芳:我覺著對不起你哥,他是真心愛我、愛興旺,這事我不該瞞他這么多年,覺著沒臉再見他,沒臉活在這個世上。

          彭麗華:哥體諒你的難處,只是方思遠突然告訴他,一下子難以接受,才抱怨你。你可以設身處地地為哥想想,自己養了二十多年、親了二十多年的兒子,結果是仇人的,他心里是什么滋味。他抱怨你幾句,責備你幾句也不該往心里去。方思遠捅破這事,本來就是想挑撥你和哥的關系,想拆散咱的家。你要尋了短見,不正是中了他的奸計了嗎?他越是想破壞咱的家,咱更要過得更好,氣死他!興旺,你說是這道理不?

          興旺氣憤地:我饒不了這個老小子!(說著,站起來走了)

          姜玉芳喊了一句:興旺,你出去干什么呀?

          興旺沒有回應,開車走了。

          21,方思遠家 內 夜

          方思遠在跟方文鶴說著什么。

          方文鶴:爸,興旺他媽跳白洋淀了!

          方思遠一驚:死了嗎?

          方文鶴搖搖頭:沒有,幸虧搶救及時。

          方思遠:我看他媽再也沒臉在郝家待了。

          方文鶴:爸,你說,他爸會跟他媽離婚嗎?

          方思遠:郝運來肯定覺著他媽跟他不一個心,說不定一氣之下,把他娘兒倆趕出家門呢?

          方文鶴:趕出家門是不可能的,他爸媽結婚也二十多年了,即便離婚,他媽也會分走他一半家產,包括他家的公司。

          方思遠:這正是我想要的結果。

          方文鶴夸獎地:爸,你這一手真毒!

          方思遠:往后的戲就更精彩了。

          22,方思遠家 內外 夜

          興旺把車開過來,停在門外,下車,撥打電話。

          方思遠的手機響了。他看了一下,高興地:是興旺打來的。

          方文鶴:爸,他是不是來認你這親爸呀?

          朱月月警告地:我告訴你,我和文鶴堅決反對你認這個野種!

          方思遠:我自有主意,我出去看看。(說著,走出來)

          方文鶴:你出去干什么?

          方思遠:興旺找我有事。(說著,徑直走出來)

          興旺強忍著心頭怒火:你不是打電話,親自告訴我爸,你是我的親爸嗎?

          方思遠:是的,你大了,這事我應該告訴他。興旺,你是不是想認我這個親爸?

          興旺:上車吧?

          方思遠上了車,疑惑地:去哪里?

          興旺:到了,你就知道了。

          方思遠上車。(他還沒坐穩,興旺一踩油門,車就竄出去了。

          23,縣郊 外 夜

          郝興旺在聚精會神地開車,一直開到了城外

          方思遠看看窗外,疑惑地:興旺,你這是去哪里呀?不是請我,認我這親爸啊!

          興旺沒有言語。

          方思遠覺得氣氛不對:興旺,你趕緊停車!

          興旺:還沒到目的地呢。

          方思遠:你不停車,我往下跳了。

          興旺:跳車會摔折腿的,前邊就到了。

          方思遠:這是去什么地方呀!

          興旺:一個好地方。(說著,繼續開車)

          興旺把車開到白洋淀畔一片小樹林旁,停下,命令地:方思遠,你他媽的給我滾出來!

          方思遠:兒子,你這是想干什么呀?

          興旺:你看準了,這片樹林前面,就是我媽跳白洋淀的地方。今天我就要在這個地方教訓教訓你這個老小子!(說著,就把他拽出來,照著他的肚子上就給了他一拳!

          方思遠哎喲叫了一聲,馬上倒在地上:興旺,你就這樣對待你親爹呀!

          興旺:你生而不養,有什么資格當我的爹!你就是個大流氓,無惡不作的大壞蛋!(說著,狠狠地踢了他一腳)這一腳是你騙我媽的!

          方思遠抱著肚子哎喲哎喲地叫喚。

          興旺又踹了他一腳:這是你給我承包的廠子出壞主意的!

          方思遠:兒子,我是真心幫你,你別聽他們胡說。

          興旺惡狠地抓著他的脖領子拽起來,狠狠地在他臉上來回扇了幾巴掌:這是你真心“幫”我的!(方思遠又被打倒了)

          興旺又狠狠踢了他幾腳:這是跟我爸作對的!

          方思遠拼命地呼喊:救命啊!救命啊!

          興旺:現在是夜里,這是荒郊野外,而且是在小樹木里,不會有人看見聽見的。

          方思遠:興旺,是我不對,我承認錯了,你就饒了我吧。

          興旺騎在他身上:饒了你?(他舉起拳頭)你得問問他想饒不饒你!你不是想把我們的家、把我們的公司搞垮嗎?你太歹毒了!今天我就叫你嘗嘗我的鐵拳!(說著,掄起胳膊在他的身上狠狠地打起來)

          方思遠嗷嗷地叫著:興旺,對不起了,我不是對你,是對郝運來!

          興旺:今天我要叫你知道我們郝家不是好惹的!(說著,又站起來狠狠地踢了幾腳)

          方思遠:興旺,對不起,是我錯了!

          興旺把嘴一撇,冷笑道:你錯了?你犯的不是錯,是罪!罪有應得!你不是說咱兩家老輩子就是仇人嗎?今天,我就要報這個仇!(說著,從車上拿出一個擦車的墩布,倒著拿著)

          方思遠見他拿著個棍子,嚇得渾身哆嗦:你是不是要打死我呀?

          興旺:我打死你是犯法,我叫你今后生不如死!(說著,掄起那個拖把狠狠地打起來)

          方思遠開始還哎喲哎喲地叫喚了幾聲,漸漸就不叫喚不動彈了!

          興旺用手機照著他滿臉的血和血染紅的襖袖子和褲腿,自語道:這就是你作惡的下場!(說著,他看看四周,一片漆黑,開車走了)

          (特寫)方思遠蜷曲著躺在地上,一聲不吭。

          24,方思遠家 內 夜

          朱月月:文鶴,十點多了,你爸出去還沒回來呢,興旺叫他出去干什么呢?

          方文鶴:我估計他可能要認我爸這個親爹,請我爸喝酒呢。

          朱月月生氣地:我一直告訴他不能認這個野種,他怎么就不聽呢。

          方文鶴: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朱月月:給你爸打個電話,叫他快回來吧。

          方文鶴:好的。(說著,就打電話,電話響了半天沒人接,疑惑地)我爸怎么不接電話呀!

          朱月月:給興旺打。

          方文鶴又撥打電話,電話里傳來“你撥打的電話已經關機”。(他不禁眉頭一皺)什么情況,興旺關機干什么?

          朱月月頓時心慌了:興旺到底叫你爸干什么去了?

          方文鶴:難道不是請我爸認親爹呀!

          朱月月:你快去找找呀!

          方文鶴:媽,你別著急,我馬上去找。(說著,出門,開車走了)

          25,郝運來家 內 夜

          興旺回到家里。

          姜玉芳:你干什么去了?怎么也不跟家里說一聲。

          興旺:我去教訓了一下方思遠這個老小子!

          姜玉芳:你怎么教訓他的?

          興旺:我打電話把他叫出來,把他拉到白洋淀邊的一片小樹林里,臭揍了他一頓。

          郝運來:你沒把他打死吧?

          興旺:沒死,也夠嗆!

          姜玉芳頓時緊張起來:公安局要找你怎么辦?

          興旺:爸、媽,我一人做事一人當,他要敢于報案,我就把他的罪惡全給他抖摟出來。

          郝運來夸獎地:好兒子,像個男子漢,有擔當!

          26,大街上 外 夜

          方文鶴開著車在大街上轉悠,不時地撥打電話。

          電話一直響著,卻沒人接聽。

          方文鶴先去了五龍大酒店:我爸來喝酒了嗎?

          服務員搖搖頭:沒有。

          方文鶴繼續無目的地開車前行,去了方圓大酒店,問:同志,中午有個像我這么大的小伙子和一個60來歲的瘦老頭兒來喝酒了嗎?

          服務員搖搖頭:沒有。

          方文鶴繼續打電話,電話依然響著,卻沒人接聽。

          方文鶴(獨白):我爸這是去哪里了呢?

          方文鶴倚著他的車在吸煙。(獨白)光這樣漫無邊際地找不是個辦法,去派出所報案吧。(說著,開車走了)

          27,一派出所 內外 夜

          方文鶴把車停在門外,推門走進來。

          值班員在接聽電話:好的,我知道了。(抬頭問方文鶴)你有什么事?

          方文鶴:我爸在九點多的時候,被一個叫興旺的小伙子打電話叫出去了,到現在沒有回家。我以為他倆去喝酒了,可整個縣城的飯店我幾乎找遍了,沒有他倆。我打我爸的電話卻沒人接,打興旺的電話卻關機。我爸是不是叫這個興旺害了?

          值班員:剛才有個司機打電話報案,說他走到在白洋淀南邊的一片樹林邊。聽到有電話光響,卻沒人接聽,就進去看了看,是一個60歲左右的男人躺在那里,遍體鱗傷,但沒有死。那人是不是你爸呀?

          方文鶴:同志,你能不能跟我去那里看看?

          值班員:可以。(說著,沖里屋看電視的另一值班員喊一聲)小楊,你過來守著電話,我跟這同志出去一下。

          那值班員出來了。

          方文鶴跟著那值班員走出來:上我的車吧。

          值班員:我們有車。

          方文鶴:在什么地方?你領路。

          值班員:好的。(說著,開車)

          方文鶴緊緊跟在后面。

          28,白洋淀南邊一片樹林 內外 日

          兩輛車停在白洋淀邊,下車。

          值班員:方文鶴,給你爸打個電話,看那人說的是不是這個地方。

          方文鶴撥打電話,小樹林里傳來了手機響聲。

          方文鶴:就是這地方。(他大步走了進去,值班員緊緊跟在后面)

          方文鶴用手機民一照,地上果然蜷曲著一個人。他趕緊過去,咕嗵跪在方思遠面前:爸,是興旺把你弄到這里來的吧?

          方思遠沒有言語。

          值班員,見狀驚訝地:你不是說興旺要認親爹嗎?怎么把他弄到這地方打成這樣了?

          方文鶴:我爸滿身是血,看來傷得不輕,你幫我把我爸弄到車上送醫院吧。

          值班員:好。

          方文鶴上去抓住方思遠的胳膊,方思遠喊叫:疼,疼!

          值班員去抬方思遠的腿,方思遠:我的腿可能折了,你慢點兒。

          兩個人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思遠哎喲哎喲地嚎叫著把他弄到車上。

          值班員:方文鶴,你送你爸去醫院吧,我還要回去值班呢。

          方文鶴:謝謝您。(說著,開車走了)

          值班員的車緊隨其后。

          29,縣醫院/急診室 內外 夜

          方文鶴把車開進醫院,停在急診室門外。

          房文鶴下車,跑進急診室:醫生,我爸被人打傷了。

          一醫護人員:病人在哪里?

          方文鶴:就在門外的車里。

          三個醫護人員推著平板車出來,把方思遠推進急診室。

          一醫生對方文鶴說:脫了衣服檢查一下吧。

          一護士幫方文鶴給方思遠脫衣服。

          醫生檢查:鼻青臉腫,臉部皮肉傷多處,胸部及腿部青一塊紫一塊。

          醫生:病人把兩只胳膊舉起來。

          方思遠:我的胳膊舉不起來。

          醫生:抬一下你的兩條腿。

          方文鶴:我爸的腿不受支配,可能折了。

          醫生:給他穿上衣服吧,把兩只胳膊和兩條腿都拍個片子,做個心電圖、CT和腦電圖。

          方文鶴:好的。

          醫生坐下開單子。

          方文鶴推著板車上的方思遠,在樓道里走著,他的手機響了。停下,接聽:媽,我爸找到了,被人拉到白洋淀南邊的一片小樹林里打傷了,很重。我在醫院給爸做檢查呢。你快過來吧,多帶些錢。

          朱月月哆里哆嗦地:好,我馬上打的過去。

          30,縣醫院/手術室 內外 夜

          方思遠在做手術,方文鶴和朱月月焦急地在門外徘徊。

          手術室門上方的燈滅了。

          幾個醫護人員推著方思遠從里面出來。他腦袋上纏著繃帶,左胳膊和右腿上打著石膏,有個護士在高舉著輸液瓶子。

          朱月月快步迎上,見狀趴在病床上哭起來:思遠,興旺怎么把你打成這樣了?

          護士:快閃開,去病房看吧。(說著,推著病人走了)

          31,醫院/病房 內 日

          方思遠在輸液。

          方文鶴責備地:爸,你警惕性也太差了,他叫你出去你就出去啊,他要把你打死了怎么辦?

          方思遠沒有言聲。

          方文鶴:興旺這小子的心真的夠狠的,你對他那么好,他竟對你下毒手,我去告他!

          方思遠:別,別,千萬不能告……

          方文鶴:為什么不能告?他把你打成這樣,難道你還想包庇他?

          方思遠:不是。

          方文鶴:他犯了故意傷害罪,起碼得判他個三年五年的。

          方思遠:不能告。

          方文鶴:為什么不告他?難道你就吃這啞巴虧?咱家多會兒受過這種窩囊氣啊!

          方思遠:忍了吧,息事寧人。

          方文鶴:爸,他把你打成這樣,怎么能忍呢?再說,你的脾氣多會兒忍過呀!

          方思遠:咱和郝家從老輩兒就是冤家對頭,我處處想辦法毀他們家。如果咱去告他,他們會把我做的壞事全給抖摟出來,到時候咱不僅丟人現眼,還毀咱家的名聲,就沒臉見人了……

          朱月月:我一再告訴你,老輩子結的仇就讓它過去吧。各過各的日子,井水不犯河水,為什么總想給人家出壞?人家郝運來家并沒有給咱出過什么壞,你怎么就一而再再而三的毀人家呢,結果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吧?

          方文鶴:我爸他誰的話也不聽,誰知這次能改不?

          方思遠沒有言語。

          32,郝興盛家 內外 夜

          郝興盛跟林秋玲在說著廠里的事。

          郝興旺開車過來,下車,摁響門鈴。

          林秋玲疑惑地:天這么晚了,誰還來串門呀!

          郝興盛:別管誰來,你去開門吧。

          林秋玲打開門,見是興旺:咱爸咱媽沒事了吧?

          郝興旺:他倆沒事了。我把方思遠教訓了一通,他這后半輩子再也不會給咱家出壞了!

          興盛疑惑地:你把他打死了?

          興旺:沒有。但我把他打殘了,今后會生不如死了。

          興盛:方文鶴沒去告你嗎?

          興旺:我量他不敢!

          興盛:咱媽一再教育你,離他家遠點兒,今后再也不準招惹他家了。好好管理你的廠子。

          興旺:哥,我錯怪你了,以前都是我的錯,今后再也不好高騖遠、胡思亂想了,蹋下心來管好我的廠子。你要多幫我。

          興盛:你要把精力全用在管理廠子上,肯定能管好。

          林秋玲:興旺,你哥一再幫你,你卻不走正道,聽你舅和方思遠的,結果上當了吧?

          興旺:哥,嫂子,我錯怪你倆了,恩將仇報,實在對不起了。嫂子,你和哥原諒我吧。

          興盛:興旺,改了就好,有事哥幫你。

          興旺:謝謝哥。

          33,興旺住處 內 夜

          興旺跟舒曼在認真學習《合伙企業法》。

          舒曼:合伙經營確實不錯。上次你沒看,就想去爸那里告你哥一狀,要不是我攔著,爸肯定會又生一肚子氣。

          興旺:都怪我心胸狹窄,私心太重。

          舒曼:以后不要把你哥想那么壞,他事事都護著你。

          興旺:都怪權和錢蒙受住了我的眼睛,今后我會踏踏實實的工作,再也不胡思亂想了。

          舒曼:現在對合伙經營沒意見了吧?

          興旺:合伙企業確實不錯,明天我就去找哥,也跟叔的公司合伙經營。

          舒曼:好,我支持你。

          34,興盛廠/辦公室 內 日

          興盛推門進來:哥,這幾天我和舒曼認真學習了《合伙企業法》,合伙經營確實是克服當下困難的一條救命之路,我想也跟叔的公司合伙經營。

          郝興盛高興地:好啊!經過我這一段時間的實踐,這么做有許多好處:第一,不用自己跑訂單;第二,購買原材料不用發愁資金;第三,也不管銷售。我們只負責抓好生產,保證質量就行了。這任務單純多了,也沒有資金和市場的壓力了。

          郝興旺:哥,明天你陪我一起去找叔吧。

          興盛:好的。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guangtengsm.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日本在线无码中文一区免费 {$UserData} {$CompanyDa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