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jx75l"><dfn id="jx75l"></dfn></sub>

<thead id="jx75l"><var id="jx75l"></var></thead>
<sub id="jx75l"><var id="jx75l"><ins id="jx75l"></ins></var></sub>

<sub id="jx75l"><var id="jx75l"></var></sub>

<form id="jx75l"><dfn id="jx75l"></dfn></form>
<sub id="jx75l"><dfn id="jx75l"></dfn></sub>
<address id="jx75l"><var id="jx75l"></var></address><address id="jx75l"><var id="jx75l"><ins id="jx75l"></ins></var></address>

      <sub id="jx75l"><var id="jx75l"><ins id="jx75l"></ins></var></sub>

          <form id="jx75l"></form>
          招聘網站編輯、軟文新聞稿寫手、主持人、禮儀接待服務員
          劇本投稿  | 劇本征集  | 發布信息  | 編劇加盟  | 咨詢建議  | 編劇群  | 演員  | 代寫小品  | 設為首頁
          總首頁 |電影 |微電影 |電視劇 |動漫 |短劇 |廣告劇 |小說 |歌詞 |論文 |影訊 |節日 |公司 |年會 |搞笑 |小品 |話劇 |相聲 |大全 |戲曲 |劇組 |編劇 |舞臺劇 |經典 |劇情
          電視劇本創作室 | 招聘求職 | 上傳劇本 | 投稿須知 | 留言版 | 廣告服務 | 網站幫助 | 網站公告
          站內搜索 關鍵詞: 類別: 范圍:
          代寫小品劇本電話:13979226936 QQ:652117037 原創劇本網www.guangtengsm.com
          重點推薦劇本
          房產中介勵志小品,關于房產銷售的
          公司年會話劇劇本《公司好經理》
          八一建軍節節目題材小品劇本《改
          部隊軍人演出搞笑小品《革命英雄
          特種部隊相關搞笑小品《絕密押運
          海軍部隊娛樂演出搞笑雙簧《優秀
          專業代寫小品劇本
          代寫小品劇本
          重點推薦小品劇本
          八一建軍節節目題材小品劇本《改革
          村鎮黨委干部作風音樂劇劇本《杜絕
          教師節經典幽默相聲劇本臺詞《最美
          電力供電公司情景戲曲小品劇本《名
          有關學生家長教師的小品《我要做英
          笑到肚子疼的音樂劇本《有啥不一樣
          衛生院家庭醫生簽約服務情景劇劇本
          農村題材的情景劇,美麗鄉村建設情景
          醫務人員音樂劇劇本《好人好夢》
          家庭矛盾小品劇本《我家有本難念的
          燃氣安全檢查知識宣傳教育小品《燃
          鐵路感人的情景小品劇表演劇本(光榮
          公司企業資助貧困學生感人情景小品
          入黨動機小品劇本,關于入黨的小品劇
          公安局小品劇本,以警察為題材的小品
          2021年最火的幽默爆笑小品劇本《新
          部隊團慶小品,八一擁軍優屬小品《改
          孝敬親人超感動小品劇本《我的外婆
          我的爸爸小品,父親小品劇本《為鄉村
          關于現代抗日的搞笑教育小品劇本(保
          地鐵項目部黨建小品劇本《地鐵情緣
          小學生禁毒表演小品,禁毒班會小品劇
          6月25日全國土地日宣傳小品劇本《我
          關于亂扔垃圾的劇本,關于不亂扔垃圾
          新農村建設環境保護三句半劇本《美
          適合小學生的愛國情景劇,適合小學生
          以工地安全為主題的小品,安全主題小
          史上最搞笑的計生小品(唐伯虎也想生
          理性購物小品,理性消費小品劇本《購
          關于拒絕零食的小品,杜絕零食有關小
          您當前位置:中國國際劇本網 > 電視劇本 > 農村電視劇本 > 郝家兄弟24
           
          授權級別:獨家授權與委托   作品類別:電視劇本-農村電視劇本   會員:chengfu   閱讀: 次   編輯評分: 3
          投稿時間:2020/7/18 16:55:31     最新修改:2020/7/27 9:59:37     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www.guangtengsm.com 
          電視劇本名:《郝家兄弟24》
          (原創劇本網)作者:李祝堯
          中國國際劇本網電視劇本創作室專業創作各種電視劇本、電視欄目短劇劇本。 QQ:719251535
          代寫小品

          第47集

           

          1,方氏服裝公司/助理辦公室 內 日

          韓月美在收拾屋子。

          方文鶴推門進來。

          韓月美迎上來:方助理,董事長的傷怎么樣?

          方文鶴:皮外傷好了,骨折的胳膊腿不是三五天能好的。

          韓月美:俗話說,傷筋動骨一百天……

          方文鶴:可我爸一直嚷著出院,就叫他回家養著吧。

          韓月美:我聽說董事長是被興旺打的,他家賠償你家了嗎?

          方文鶴發狠地:這次我饒不了他家!

          韓月美:方助理,你想怎樣報復他郝家?

          方文鶴:我還沒想好。

          韓月美:我倒有個主意?

          方文鶴驚訝地:你有什么主意?

          韓月美:為了應對金融危機,他們家不是把三個加工廠分給三個兒子了嗎?老三興民抓了個規模最大、設備最好的,可他的心一直在玩上,跟吳縣長的兒子飚車死人了,又賠了吳家幾十萬,他也沒心經營了,現在廠里人心渙散,有的人要走,我們如果趁機去他的廠里挖些人才,他的廠子不就慢慢垮了嗎?

          方文鶴:咱們廠正缺技術人員,你可以去他們廠挖些人過來,條件可以優惠。

          韓月美:方助理同意,明天我就去。

          2,興民廠/會議室 內 日

          叢蕾和丁越山在開中層以上干部會。

          叢蕾:自從廠長飚車出事之后,情緒一直不好,請大家理解和原諒,終究出了人命。大家看著董事長的面子,咱們要齊心合力度過這個難關。

          丁越山:眼下整個市場都不好,市場疲軟,缺乏流動資金,回款特慢,這就給我們帶來了許多困難。好在我們廠的基礎好,只要大家努力,一定能克服困難、度過這個難關的。

          眾:請領導放心,我們會努力的。

          叢蕾:散會。

          3,興民廠/廠長辦公室 內 日

          郝興民坐在轉椅上發呆,滿臉陰云,愁眉不展。

          叢蕾走進來,瞅了他一眼:婉萍走了就走了吧,別成天跟丟了魂似的。剛才的會你不參加,科室和車間主任們的情緒還不錯。只要你振作起來,這個難關會過去的。

          郝興民不耐煩地:我煩!你該干什么干什么去,別在我面前嘟嘟了!

          叢蕾:我到車間去轉轉。

          4,興民廠 內 日

          叢蕾剛從辦公樓下來,見院子里有一伙職工圍在一起在說著什么。她趕緊走過去,原來人們圍著的人是韓月美。不友好地質問:韓月美,你來干什么?

          職工們見叢蕾來了,就趕緊回車間了。

            韓月美嘿嘿冷笑兩聲,傲氣地把臉一揚:叢大助理,我不能來嗎?

          叢蕾疑惑地:你不是辭職回老家了嗎?

          韓月美:誰說我回老家了?我依然在縣城。(她得意地晃著腦袋)叢蕾,你還不知道吧,如今我是方氏服裝公廠董事長助理的秘書。

          叢蕾不屑地:方氏服裝公廠?還當了董事長助理的秘書?既然你攀上高枝了,來我們廠干什么!

          韓月美:談業務呀!

          叢蕾:你跟我們廠有什么業務可談!

          韓月美:聽說你們這個廠子快垮了,不少人想走,我來招一些技術工人。

            叢蕾怒不可遏地:韓月美,誰說我們廠子快垮了?你休想把我們的工人挖走!我們廠不歡迎你,馬上給我走人!

            韓月美:叢蕾,你簡直是狗仗人勢,別高興得太早了。咱倆誰笑到最后還說不定呢。

            叢蕾:你想干什么?

            韓月美:騎驢看唱本——咱走著瞧!

            叢蕾氣急敗壞地:你給我滾,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韓月美冷笑:你們廠有十五名工人已經跟我們公司簽了用工合同,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拜拜。(說著,得意地向叢蕾擺擺手,鉆進自己的車里,一摁喇叭走了)

          5,方文鶴的住處 內 夜

          韓月美依偎在方文鶴的懷里:方助理,我干得怎么樣?一次就給你挖過來十五個技術工人。

          方文鶴:謝謝您。(說著,就把他摟過來親吻著)

          韓月美:你親得我都喘不上氣來了。

          方文鶴停止了對韓月美的吻:寶貝,我對你怎么樣?

          韓月美:親愛的,你比興民知道疼人多了……

          方文鶴生氣地:你別在我面前提他!他就是個小玩鬧,怎么能跟我比?

          韓月美:文鶴,對不起,我又說錯了。

          方文鶴:既然你覺得我對你不錯,你就要對得起我。

          韓月美:文鶴,你說讓我干什么吧?我聽你的。

          方文鶴:我聽說,興民跟吳公子飚車出事后,已經無心經營那個廠子了。我想的不只是挖他們幾個技術工人,而是趁機把他的廠子搞垮,最好能吃掉它……

          韓月美:方哥,我聽你的。(說著,在他的臉上親吻了一下)

          方文鶴緊緊把她摟在懷里,順手拉滅了燈。

          6,郝運來家 內 日

          郝運來兩口子正為興民的事爭吵。

          姜玉芳:自飆車出事之后,我就跟興民談過,讓他從中接收教訓,振作起來,把心思用在工作上。他卻沉浸在婉萍失蹤的痛苦之中,不再管廠子了。不是泡在酒店里,就是泡在歌廳迪廳里。你打算對他怎么辦呀!

          郝運來:我能怎么辦呀!當初我就覺得他肩膀太嫩,想讓他跟老大鍛煉幾年,你卻覺得他有多大本事似的,硬要他承包一個廠子。結果怎么樣?不僅害了他,也害了這個廠子。這都是你的私心造成的!

            姜玉芳:我之所以叫他承包廠子,是想給他壓點擔子,讓他鍛煉鍛煉。能力是干出來的,不是看出來的。只有把擔子給他壓在肩上,他才會有壓力,有了壓力才會想辦法,也就沒有時間玩了。這樣能促使他鍛煉成長。再說,他跟叢蕾都是大學生,這女孩子樸實、有頭腦,讓她幫興民管廠子,也能培養他倆的感情,這是一舉兩得的事,我哪想到他不正干呢。

            郝運來:俗話說,不當家不知柴米貴。他不正干,是因他沒為公司出過力,公司里沒有他的血和汗,即便把廠子搞垮了,他也不心疼!別看他大學畢業了,卻沒有一點責任心和使命感,就一個玩的心思,喝酒呀,蹦迪呀,飆車呀,跟女孩子耍呀,還美其名曰享受青春。這簡直是胡作非為!叢蕾是多么好的女孩子呀,他卻不珍惜,見個漂亮女孩就想弄到手,這怎么能把廠子搞好呀!

            姜玉芳打斷老頭子的話:你就別挑他的毛病了,快說眼下怎么辦吧。

            郝運來:眼下只有一個辦法。

            姜玉芳:什么辦法?

            郝運來:把他承包的廠子收回來!

          姜玉芳抱怨地:當初我就說把他這個廠子合給老二,你不同意,他也不干。現在怎么又想要收回來了?

          郝運來:當時你說把他的廠子給老二,是私心,也是玉山的主意。興旺也心懷叵測,想把老三吃掉,壯大自己的力量搞垮老大,我怎么會同意呢?經過這一段考驗,還是老大有經驗,只有把他這廠子收回來給老大,這個廠子才有救!

          姜玉芳:我不同意。你要把他這廠子給了老大,興民就什么也沒有了。肩膀上沒了壓力,他更想玩了,這不是毀他嗎?再說,你想把這廠子給老大,老大就要他這個爛攤子嗎?我看不一定。

          郝運來:你光為興民著想,為這個廠子想過沒有?我這三十年創業容易嗎?

            姜玉芳:興民最小,咱不為他著想,他能過得了嗎?

            郝運來:興民如果這樣下去,不僅這個廠子要毀,他這一輩子也就完了!

          姜玉芳不滿地:你別說得那么邪乎。你把廠子給了老大,讓他去干什么呀!

          郝運來:讓他跟老大鍛煉!

          姜玉芳:難道你讓他給老大打一輩子工嗎?我不同意!

          郝運來:那就把興民叫過來商量商量,看他有什么想法。

          7,興民廠/車間 內 日

          叢蕾到車間找到剛才跟韓月美簽用工合同的職工:你們真的要走嗎?

          眾:人家每月多給我們30元工資,咱們廠能給嗎?如果我們廠里也多給我30元,我們就不走了。

          叢蕾若有所思地“唔”了一聲:原來是這么回事!你們先干活,工資的事嘛,我跟廠長商量商量再說。

          8,興民廠/廠長辦公室 內 日

          郝興民坐在辦公室發呆。

          叢蕾風風火火地闖進來:興民,韓月美根本沒回山區老家,剛才我見她來我們廠挖墻角呢。

          郝興民一愣:韓月美來咱們廠挖墻角了?

          叢蕾:是啊!她在大哥的廠子里辭職后,去了方氏服裝廠,還給方文鶴當了秘書。她來我們廠,在工人中大肆宣揚我們廠子馬上就要垮了,要技術工人們去他們公司上班,還說每月多給工人30元工資。她這是奉方文鶴之命,來拆我們的臺,是來報復你們家的。咱們廠的工人的情緒剛穩定一些,叫她這么一攪和又亂了,不少人嚷著要去方家公司呢。你說怎么辦?

          郝興民往轉椅上一躺: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能有什么辦法!他們要走就走唄!

          叢蕾生氣地:你這叫什么話!技術工人們走了,咱們廠子還怎么生產呀!

          郝興民的手機響了。他接電話:媽呀,有什么事呀?……好,我馬上過去。(說著,轉身走了)

          叢蕾生氣地跺了一腳:這個渾蛋,馬上就大禍臨頭了,他怎么還不走腦子呢。

          9,郝運來家 內 日

            郝興民把車停在門外。一進門就招呼:媽,有什么急事呀,叫我馬上過來?是不是爸又病了?

            姜玉芳責備地:你怎么不想好啊!(往沙發上一指)你爸這不好好的嗎?

            郝興民不滿地:那你這么急著叫我過來干什么!

            郝運來:我把你叫過來,是想商量一下你那廠子的事。

          郝興民一頭霧水地:我廠子有什么事呀!

          郝運來:最近生產怎么樣?正常嗎?

            郝興民:正常。

          郝運來:生產效率呢?職工們的情緒呢?你的精力全部用到工作上了嗎?

          興民低下頭不言聲了。

            姜玉芳接腔:廠里的情況叢蕾都給你爸說了,你就別瞞著了。

            郝運來:我問你,最近你是不是都在廠里上班了了?聽說你還是貪玩,還是經常去酒吧、舞廳……

            郝興民低聲嘟嚷一句:沒有,有時去也是晚上。

            郝運來:聽說你還沒有把那個婉萍放下。

            郝興民低聲地:她失蹤了,早就沒影了。

            郝運來嚴肅地:那你為什么打不起精神來?成天跟丟了魂似的。你想過沒有,這樣的精神狀態怎么能把廠子搞好?對職工又會有什么影響?

            姜玉芳插嘴:叢蕾這孩子不錯,她是一心一意地幫你打理廠子,生活上也非常關心你。如今這樣的女孩去哪兒找啊!別不知足了。不許再胡思亂想了。

          郝興民不滿地:她就知道挑我的毛病,到你們這里告我的黑狀!

          姜玉芳:她這是關心你。她說你不聽,不告訴我們告訴誰呀?這是為你好!

          郝運來:你還不承認你廠子的問題,我問你:這一個月的總產值是多少?銷售了多少?回款怎么樣?職工出勤正常嗎?

          郝興民一問三不知,連連搖頭。

          郝運來一下子火了,拍著桌子喝斥道:你這廠長是怎么當的,簡直是坐著沒底的轎!難道光當甩手的掌柜的嗎?心中無數怎么能把廠子搞好!

            姜玉芳安慰地:有話慢慢說,著急管什么用啊!他哪能記住那么多數字呢。

            郝運來氣憤地:你就護著他吧,看你把他慣成什么樣子了!(他氣得呼嗤呼嗤喘粗氣)

            姜玉芳:興民,你要記不住這些數字,就叫叢蕾來吧。

          郝興民直挺挺地站在那里沒有說話。

          姜玉芳撥打電話。  

            10,興民廠/助理辦公室 內 日

          叢蕾坐著辦公桌前生氣,電話響了。

          叢蕾接聽電話,傳來姜玉芳的聲音:叢蕾,興民在家里,他爸問他一些情況,他說不清楚,你立馬過來一下,帶上這一個月的數字。

          叢蕾:好的。我馬上過去。(說著,拿上幾張報表匆匆出來)

          11,郝運來家 內 日

          叢蕾推門進來,見郝興民低著頭,冷著臉,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她再看看郝運來,一臉的氣。怯怯地問:董事長,叫我來有什么事呀?

          郝運來:你匯報一下近一個月的情況,跟剛分開那會兒比較一下,看是增加了,還是減少了?

            叢蕾偷偷瞥了興民一眼,想征詢一下他的意見。他卻一直低著頭,根本沒看她。她只好把帶來的幾張表格遞給郝運來:董事長,這幾個月的情況全在這上面了。

            郝運來認真看了一下那幾張表格,氣憤地指著興民的鼻子訓斥:你這個敗家子,看你把廠子弄成啥樣子了!當初這個廠子是最好的,你看現在成啥樣了!再要這樣下去,這個廠子就毀了!我不能由著你胡來,要把你的廠子收回來!

            郝興民低聲嘟囔一句:爸,凡事都有一個過程,我剛大學畢業,還不熟悉廠里的情況。你要求我提高,也不能要求太急了吧?

            叢蕾趕緊說好話:董事長,興民已經積累不少經驗了。再給他一段時間,相信他會把廠子搞好的。

            郝運來沖興民說:搞好工作,首先要有個好的態度,就他這思想狀態能搞好嗎?沒門兒!

            姜玉芳既怕老頭子生氣,又怕興民翻臉,趕緊插嘴:興民,你爸看你這廠子上不去,心里著急呀。也真的難為你了,剛畢業就讓你承包這么大個廠子。你若覺著吃力,就讓你大哥幫你管一段時間……

          郝興民立即否定:不,這是我承包的廠子,搞好搞壞都是我的。你二老就別為我操心了!(說著,扭頭就走)

          姜玉芳喊了兩聲也沒把他叫住。

            郝運來氣得直搖晃腦袋:真是兒大不由爺,翅膀硬了,管不了啦!

            姜玉芳怕他氣個好歹,趕緊過來撫摩他的胸口,勸慰地:自己的孩子,你還不了解他那脾氣嗎,千萬別生真氣,氣病了不上算!

            郝運來氣得哆嗦著指著老伴:看你把他慣成啥樣子了!

            姜玉芳趕緊做檢討:都怪我,都怪我,我抽空好好教訓教訓他。

          叢蕾:姜顧問,沒我的事,我就上班去了。廠里有個事磨扇壓著手呢。

          郝運來眉頭一皺:發生什么問題了?

          叢蕾猶豫著:也沒什么大事……

          郝運來:有事別藏著掖著,告訴我發生什么事了?

          叢蕾:那個韓月美現在給方氏公司董事長的兒子當秘書了,今天來咱們廠挖技術人員,答應每月比我們多給30元工資……

          郝運來著急地:他們挖走了嗎?

          叢蕾:已經有十五個技工跟他們簽了合同。

          郝運來:這情況興民知道嗎?

          叢蕾:我剛告訴他。

          郝運來嚴肅地:這不是小事,我們培養個技術工人最少要用三個月的時間,無論怎樣不能輕易流失。你回去,快跟丁廠長和興民商量解決辦法!

          12,興民廠/廠長辦公室 內 日

          叢蕾匆匆闖進辦公室,責備興民:你怎么跟爸媽這樣說話呀!他們讓大哥幫你,是為你好,為廠子好……

            郝興民根本聽不進去,打斷她的話:都是你惹的禍!你跟老爺子報那些破數字干什么呀!這不是故意拆我的臺嗎?他們見我無能,要把廠子收回去,你就得意了!

            叢蕾生氣地數落:你說的什么呀!誰拆你的臺了?董事長問呢,我能不說嗎?看你剛才那態度,要把老爺子氣個好歹,我看怎么辦!

            郝興民:他們就是瞧不起我。

            叢蕾:要想讓人瞧得起,你就把廠子搞好。眼下的問題怎么解決啊!董事長剛才叮囑我,培養個技術工不容易,不能輕易讓外人挖走。

            郝興民不涼不酸地:車到山前必有路,用不著你替我操心。

            叢蕾:你就任月美來挖咱廠的技術人員嗎?

          郝興民咬牙切齒地:這個騷貨,看我怎么收拾她!

            叢蕾怕他再惹禍,忙說:你收拾人家干什么呀?有本事你也給職工長工資啊!她答應凡是去他們公司的人每月長30元,你要能給他們長,他們就不走了。

          郝興民:反正眼下活兒不多,誰愿走就走吧。

          叢蕾:培養個技術工人多難呀!你要放他們走,咱們的生產不就停了嗎?再請他們回來可就難了。

            郝興民:爹死娘嫁人,我也沒辦法。再說,我也不想要這個廠子了!

            叢蕾一聽急了:你不要這廠子了!想干什么呀?既然你不想要這個廠子了,為什么不讓給大哥管?……

          郝興民的手機突然響了,趕緊接聽。

          13,方文鶴辦公室 內 日

          方文鶴在給興民打電話:偉大的郝興民廠長,晚上想請你喝個酒,賞臉嗎?

            郝興民沒好氣地:你是誰呀?平白無故地請我喝什么酒啊!

            方文鶴:你的廠無償支援了我們十五名技術工人,我表示感謝呀。

            郝興民氣憤地張口就罵:方文鶴,你小子也太不仗義了吧,竟采取卑鄙手段挖走我們十五名技術工,缺德不缺德呀!

            方文鶴:興民,怎么罵人呢?如今當廠長了,素質該提高點吧?現在是競爭的年代。我這邊工資高,他們愿過來,我能不收嗎?如果你給他們長50元,他們肯定就不會跳槽了!

            郝興民低聲罵一句:真他媽的財大氣粗!

          方文鶴:興民,都說同行是冤家,我不這樣看。競爭是好事,沒有競爭就沒有動力。你知道什么是鯰魚效應嗎??

          郝興民:你什么玩藝兒呀,竟敢在我面前顯擺!

          方文鶴:興民兄弟,別罵人呀!競爭是競爭,朋友是朋友。今天晚上咱們只喝酒,不談工作。再說,我找了幾個朋友,大家在一起喝點小酒,交流交流經驗多好啊,快過來吧。

          郝興民想了一下,反問:在什么地方?

          方文鶴:五龍大酒店408。

          郝興民:好吧,我馬上動身。

            叢蕾站起來:你又要去跟方公子喝酒呀,前幾天他爸可把你爸氣了個半死兒!

          郝興民沒好氣地:你管不著!

          叢蕾氣得一跺腳,走出來。

          14,五龍大酒店/408房間 內外 夜

          郝興民推門走進,房間人已坐滿,酒菜已上齊。

          方文鶴見他進來,連忙跟他打招呼:興民,怎么來晚了?

          郝興民:路上堵車。

          方文鶴指著坐在身邊的韓月美,得意地:興民,你看這是誰?認識嗎?

            郝興民這才看清韓月美,鄙夷地把嘴一撇:方公子,你怎么吃我扔了的剩菜呀!

          頓時全場嘩然。

          一哥兒們挖苦地:方公子,都說‘寧吃鮮桃一口,不吃爛杏一筐’。你怎么吃人家的剩菜呀!這也太掉價了吧?

            一下子把韓月美說了個大紅臉,惡狠狠地瞪了興民一眼。

            方文鶴并不在意,大度地:興民,這年頭鮮桃已經成為稀世珍品,當年你吃的也不是鮮桃吧?她可能太酸,不合你的口味兒,我吃著甜著呢。

            韓月美紅著臉沖方文鶴把嘴一撅,裝出一副生氣地樣子:你們怎么能這樣埋汰人啊,我不陪你們了!(說著,起身欲走)

            方文鶴一把拽住她:親愛的,咋這么不識逗呢。管他們說啥呢,我喜歡你就足夠了。來,坐下喝酒。

          眾人鼓掌。

          有的沖方文鶴伸出大姆指:哥兒們,夠大度的!

          郝興民找個座位坐下。

          方文鶴:這年頭我們80后不管別的,就是要盡情地享受青春!來,第一杯大家都干了,我先喝為敬了。(說著,一仰頦,把杯里的酒喝干了)

          眾人呼啦端起酒杯,一齊來了個底朝天。

          15,興盛廠/廠長辦公室 內 夜

          郝興盛撥打電話:叢蕾,興民在嗎?

          叢蕾生氣地:不在。

          郝興盛:他干什么去了?

          叢蕾:方文鶴叫他喝酒去了。

          郝興盛警惕地:方文鶴請他喝酒去了?

          叢蕾“嗯”了一聲:我攔了半天沒攔住。

          郝興盛:這孩子真沒出息,竟認不清敵我。他回來你告訴他,讓他抽空找我一下。

          叢蕾:大哥,我知道了。

          16,五龍大酒店/408房間 內 夜

          方文鶴:興民,酒過三巡、菜過五味了。來,我給你介紹個新朋友。(說著,站起來,指著一個四十掛零的男人,向興民介紹)這位叫高坡,鄭州一家房地產公司的大亨,來我們縣開發高層住宅。高總是我的哥兒們,如果你想跟他合作搞房地產,熱烈歡迎。

          高坡站起來伸出手來,欲跟興民握手:今天能認識小弟,萬分榮幸!

            郝興民趕緊站起來跟高坡握手:我特別佩服搞房地產的,一個個腰纏萬貫,太牛氣了。高哥,久聞大名,敬佩敬佩!

            高坡問興民:小弟在哪里發財呀?

            方文鶴向高坡介紹:這位叫郝興民,是我們市著名企業家郝運來的三公子。現在郝董事長因病在家休養,把公司下屬的三個服裝加工廠包給了他們哥兒仨。他的廠子是根據他的名字起的,叫興民制衣廠。

            高坡言不由衷地夸獎:兄弟年輕有為,后生可畏啊!(說著,從口袋里掏出一張名片,恭敬地遞給興民)如今什么行業也不好干,就是房地產能發財。如果小弟想跟我合作的話,盡管找我,千萬別客氣喲!

          方文鶴夸獎地:高哥為人豪爽義氣,誠信可靠,路子野,朋友多,又樂于助人。興民,今天你能交上高哥這樣的朋友,是走運了,肯定能發財。來,干杯!(說著,端起酒杯跟諸位碰了一下)大家一齊喝干了。

          (特寫)眾人舉起酒杯碰在一起。

          17,郝興民住處 內 夜

          叢蕾在看電視。

          郝興民開門進來。

          叢蕾不禁眉頭一皺:你渾身酒氣,你怎么喝這么多!

          郝興民高興地:真是天助我也!

          叢蕾不滿地:是不是喝醉了?說什么胡話呢?

          郝興民:我早就聽說搞房地產來錢快,苦于沒有門路。今晚我認識了一位高哥,這真是緣份。

          叢蕾疑惑地:什么高哥呀?

          郝興民把高哥的名片從口袋里掏出來,遞給叢蕾:就是這位高哥,鄭州人,來我市開發高層住宅樓。高哥為人豪爽義氣,誠信可靠,門路野,朋友多,又樂于助人。我真恨不得馬上交上這個朋友。

          叢蕾提醒地:你了解他嗎?交朋友可不能盲目,一定要慎重。不然會上當受騙的。

          郝興民:我們已經喝過酒了,互相了解了。

          叢蕾:喝酒就能了解人嗎?簡直不可理喻。

          郝興民:這你不懂。我困了,睡覺。

          叢蕾:那就睡覺吧,明天清醒了再說。

          18,郝興民辦公室/方文鶴辦公室交替 內 日

          郝興民開門上班,一坐在轉椅上就掏出高坡的名片,按著上面的號碼撥電話:高哥嗎?我是郝興民。昨晚你說的合作的事兒我很感興趣,想找你具體聊聊,啥時有空兒呀?

            高坡正在方文鶴的辦公室。他看了一眼身旁的方文鶴,得意地笑笑:興民這小子上勾了!

            方文鶴捂住他的手機,放低聲音:他說什么了?

            高坡:他說跟我合作感興趣,想跟我聊聊,問我啥時有空兒。

          方文鶴沉吟一下:告訴他,找我合作的人很多,時間嘛……一時難說。

          高坡(捂住話筒):我現在就有空,為什么要拖?

          方文鶴:調調他的胃口嘛!

          高坡點點頭:興民兄弟,找我合作的人很多,一時還顧不上跟你談,過幾天好嗎?

          郝興民心里咯噔了一下,著急地:高哥,中午我想請你吃個飯,賞臉嗎?

          這話方文鶴聽清了,他沖高坡搖搖頭。

          高坡會意,裝出一副為難的樣子,吞吞吐吐地:這個……中午我已經答應一個朋友吃飯了,他們也想跟我合作……

            郝興民迫不及待地:高哥,要不我晚上安排?千萬不要再答應別人了。

            方文鶴趴在高坡的耳邊輕聲地:告訴他,就說中午推掉那一家。

            高坡沖方文鶴笑笑,然后對興民說:兄弟,既然你這么著急,我就把那一家推掉,咱們中午聚吧。

          郝興民歡喜異常地:那太好了,謝謝高哥。那咱們就在五龍大酒店吧。12點我在飯店門口等你。

          方文鶴拍著高坡的肩膀:沒想到這小子這么快就上勾了!

          19,五龍大酒店/方文鶴辦公室交替 內外 日

          郝興民站在門口等著。他抻脖子瞪眼地東張西望,不時地看看表。(特寫)手表顯示12:15,依然不見高坡的影子。(獨白):莫非高哥被那家拉走了?(趕緊撥打電話)高兄,我在飯店門前等你半個小時了,怎么還沒到呢?

          高坡把手機話筒捂住對方文鶴:終于沉不住氣了。

          方文鶴:按既定方針辦。

          高坡對興民:兄弟,對不起了,那家推不掉,他們早早地就到公司來接我了……

            郝興民心慌地:這么說你來不了啦?可我已經訂好飯了。

          高坡遲疑一下:兄弟,我是個說話算數的人……這樣吧,既然答應你了,我就不會違約。在這邊我只喝一杯酒,就去你那邊。

          郝興民催促:快點兒。

          方文鶴:火候到了,咱們走吧。

          20,五龍大酒店 內外 日

          高坡、方文鶴開車過來,停在門前下車

          郝興民趕緊上前迎接,緊緊握著高坡的手:謝謝高哥,真講信用。

          方文鶴:興民,要不是我給高總解圍,他肯定來不了啦。

          郝興民:謝謝方哥。走,咱快進去吧。

          三人走進,坐電梯來到興民訂的房間。

          郝興民:高哥,謝謝你賞臉光臨,我為你點了五千八一桌的飯菜。

          高坡客氣地:謝謝兄弟。

          三個人坐下,郝興民招呼服務小姐:上菜。

          菜很快上齊了,三個人便邊喝邊聊起來。

          郝興民:高哥,為了表達我謝意,我先敬你三杯酒吧。

          方文鶴裝作不滿地:興民,高總之所以能把那邊辭掉,來跟你談,其實是我的功勞。你也該敬我三杯吧。

          郝興民:謝謝方哥。我也敬你倆三杯。

          方文鶴:你跟俺倆一塊兒喝不成敬意,還是一個一個地敬吧。

          郝興民:好吧。(說著,每人敬了三杯酒)

            方文鶴:咱們別光喝酒了,言歸正傳吧。興民,你真的想跟高哥合作搞房地產嗎?

            郝興民:昨晚我考慮了一宿,下決心了。

            高坡:兄弟,既然你這么信得過我,我得把丑話說在前面。房地產確實是投資高、利潤高的企業。但是,風險也很大。你可要想好了。別到時候賠了錢抱怨我。

            方文鶴:興民,跟高哥合作一百萬一個股,這可不是個小數目。你一定要想好,不能一拍腦袋就干。

            郝興民:我相信你倆。

            高坡:眼下美好家園小區的地剛批下來,那里是一萬多平米的高層小區,第一期工程投資大概六千多萬。你跟我合作,打算入多少股?

            郝興民:一個股一百萬嗎?

            高坡點點頭:對,一股一百萬。

            郝興民:我想把我的廠子賣了,也不知道能賣多少錢。

            方文鶴搖搖頭:你想賣掉你那破廠子入股啊!眼下服裝業正處于低谷,恐怕不好出手。

            郝興民:那就少賣點兒錢唄,反正我不想干服裝了,決心跟高哥搞房地產。

            方文頗感興趣地:你那破廠子想賣多少錢呀?

            郝興民:承包的時候評估了七千五百萬。

            方文鶴把嘴一撇:你爸為了顯示給兒子留下的財產多,竟訂這么高的價!你不覺著可笑嗎?依我看,連五千萬也不值!

            郝興民:廠子的資產是評估公司評估的。到底值多少錢,我也不清楚。

            方文鶴:評估公司還不是聽你爸的嗎?看來你小子真的有點嫩。

            高坡把鼻子一聳,譏諷地:興民兄弟,你這么著急地把我叫來,鬧了半天沒資金呀!等你那破廠子賣了再說吧。(他表現出一種不耐煩,站起來想走)

            郝興民懇求地:高哥,你得容我個時間處理那廠子呀。

            高坡陰沉著臉:你那破廠子也不知驢年馬月才能賣了,我的工程可等不起。(說著,欲走)

          郝興民攔住:高哥,你別走啊,坐下再商量商量。

          方文鶴:興民,你要想趕上這撥高層,你那破廠子就得早出手,就你說的價錢不會有人買,必須發狠心把價壓下去。能不能做到,就看你跟高哥合作的誠意了。

            郝興民抓抓腦瓜皮,狠心地:那我就賣五千萬。

            方文鶴哈哈大笑起來。

            這一笑把郝興民笑懵了:你笑啥?

            方文鶴:我明明說連五千萬也不值,你還想賣這價兒,誰要啊!

            郝興民怯怯地:那、那你說能值多少錢啊?

            高坡插話:你要想趕上‘美好家園’工程合作,就抓緊把那破廠子賣掉。如果這撥兒趕不上,那就不著急了。

            郝興民趕緊表態:我想趕這一撥兒。

            高坡問方文鶴:我看興民兄弟跟我合作是有誠意的。你能不能幫他一下?

            方文鶴故意裝傻充愣地:我幫他,怎么幫呀?

            高坡:你倆是同行,你就把他那廠子買了唄!

            方文鶴搖搖頭:這個價兒我不要。

            郝興民趕緊追問:多少錢你要?

            方文鶴伸出兩個手指頭:最多兩千萬。

            郝興民不禁皺起眉頭:兩千萬?也太少了吧!

            方文鶴:那你就等著賣好價錢吧。(說著站起來,對高坡)高哥,你說他有誠意,我看他是在耍咱。不在這兒跟他浪費時間了。(說著,就往外走)

          郝興民大聲招呼:高哥!方哥!

          高坡、方文鶴毅然走了。

          郝興民瞅了一眼一桌子菜,發狠地拿起酒瓶子灌起來。然后把剩下的酒猛地把桌子一㨄,那菜盤子摔了一地……

          21,郝興民廠/廠長辦公室 內 日

          郝興民趔趔趄趄地回到廠辦公室,往老板椅上一坐,仰在靠背上把眼睛一合,不再動彈。

          叢蕾跟過來,和聲細氣地:喝醉了?

          郝興民沒有吭聲。

          叢蕾:回家躺一會兒吧。

          郝興民依然沒動彈。

          叢蕾:病了嗎?(說著,過來摸他的腦袋)不發燒啊。

            郝興民沒好氣地把她的手一撥拉,不耐煩地:討厭,你給我出去!

            叢蕾見他不正常,關切地:不像喝醉的呀,出什么事了?

            郝興民:人要倒了霉,喝涼水都塞牙!

            叢蕾著急地:告訴我,出什么事了?

            郝興民搖搖頭,嘆口氣:沒你的事,你走吧。讓我安靜一會兒。

          叢蕾:你這個樣子,我怎么能走呢。快告訴我到底出什么事了?

          郝興民:我想跟高坡合作搞房地產,想把這廠子賣了投資入股,可他給的錢太少了!

            叢蕾驚叫了一聲:你這不是瘋了嗎?廠子是你爸承包給你的,所有權不歸你,咋能隨便賣呢?再說,這是你爸創業的祖產,哪能賣呢。

            郝興民:我干不了服裝,想投資搞房地產。(說著來了精神,用手比劃著)你看這房價一天天猛長,簡直像長上了翅膀,讓人看著都眼暈。就這樣,人們還在拼命地搶呢,生怕搶不到手似的。干房地產不僅掙錢多,還來錢快哩!

            叢蕾沖他撇撇嘴,譏諷地:你想得美!世界上哪有天上掉餡餅的事呀,簡直是癡心妄想!

            郝興民:咱這廠子已經有人想買了,只是給價太低。高坡也答應讓我投資入股了。餡餅眼看就要吃到嘴里了,怎么能說是癡心妄想呢?我的理想馬上就要實現了!

          叢蕾眼珠一轉悠,對興民說:你先回家睡會兒吧,等你醒了酒再說。

          郝興民忽地站起來:我根本就沒醉!

          叢蕾沒有理他,關門走了。

          22,郝運來家 內 日

          叢蕾匆匆走進來。

          姜玉芳疑惑地:你怎么這個時候來了?

          叢蕾:董事長呢?

          姜玉芳:還在午休呢。

          叢蕾趴在姜玉芳的耳朵上輕聲說著:興民要賣他承包的廠子……

          姜玉芳聽了一驚:你說什么?他要賣廠子!

          叢蕾指指臥室,輕聲地:小點聲,董事長不是在睡覺嗎?

          姜玉芳:走,咱到那屋說。(說著,輕手輕腳地走出來)

          23,運來家/另一臥室 內 日

          姜玉芳:這廠子是老頭子拼搏三十多年創下的家業,飽含著老頭子多半輩子的心血,怎么能隨便賣呢?俗話說,寧肯餓死,不賣祖業。他要這么做,簡直是要老頭子的命!這可怎么辦呀!(她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搓著兩手里走外轉)

          叢蕾:我說他不聽。覺著這是大事,就趕緊來告訴你。

          姜玉芳:老頭子要是知道了,非氣死不可。瞞著他吧,紙里又包不住火。這可怎么辦呀!

          叢蕾堅決地:這事必須堅決制止!

          姜玉芳:對,必須制止,這事千萬不能告訴董事長。要么我找興民談談?

          叢蕾搖搖頭:他能聽你的嗎?

          姜玉芳:我一直寵著他,她不會聽我的……可是又有誰能說服他呢?

          叢蕾:他聽大哥的吧?

          姜玉芳:對,興盛行。俗話說,長兄如父。興民從小就聽他大哥的。

          叢蕾:要不我把大哥叫到家來?

          姜玉芳:不行不行。老頭子要聽到這事了,還不氣死呀!還是我去廠里找興盛吧。

          二人悄悄地走出來。

          24,興盛廠/廠長辦公室 內 日

          叢蕾在跟興盛訴說著:大哥,就這個情況。

          姜玉芳接腔說:興盛,這可不是小事,你一定要阻止他。

          郝興盛像嚇著似的:什么什么?興民要賣廠子?

          姜玉芳:這個孩子真不知是怎么想的!

          郝興盛穩了一下情緒,自責地:媽,這事也怪我。這些日子我一直在忙自己廠子的事,沒有關心過興民。最近又出什么事了?怎么突然想起賣廠子了?

            叢蕾:市場一直不好,回款太慢,資金周圍不過來。韓月美又從廠里挖走了十幾個技術工人……

          姜玉芳:這小子還是蔫大膽兒,什么事也敢自作主張,也不跟我和你爸說,現在竟然要賣廠子,簡直是無法無天了!

          郝興盛:媽,你不是在他的廠子里當顧問嗎?這些日子沒在廠里坐陣嗎?

          姜玉芳:剛承包那會兒,我是一直在廠子里頂班。可他總說自己長大了,不讓我為他操心了。你爸也說,光盯著他也不是事,應該放手。讓叢蕾監督他就行了。我就不天天去了。現在你看,不管他行嗎?承包了這個廠子,他的心也沒收回來,一直還在玩上,說什么要充分享受青春,不是找人喝酒,就是去舞廳跳舞,再就是發瘋似的跟人飆車。吳公子死后,他又喜歡上那個婉萍。后來那個女人失蹤了,他還癡心地想著人家,像丟了魂似的,什么也沒心思干,弄得廠子半死不活的。那個韓月美被你辭退以后,又去了 方氏服裝廠,說什么給方文鶴當秘書,也不知道她怎么就給興民和方文鶴牽上線了。

          郝興盛警覺地:方思遠一直是爸的老對手,處處跟咱們對著干,興民不知道嗎?怎么又跟方文鶴勾搭在一起了。

          叢蕾生氣地:他什么事也不跟我說,怪不得韓月美來咱們廠里挖技術骨干呢。這個月美真不是什么好東西,竟想把咱這廠子搞垮!

          姜玉芳一下子害怕起來:興民想搞房地產也是方文鶴鼓動的?

          郝興盛:這肯定是方思遠的陰謀!

          姜玉芳:興民年輕沒經驗,心眼兒又少,千萬別上他們的當呀!

            郝興盛感嘆地:興民按說也不小了,怎么就沒長進呢。

            姜玉芳自責地:唉,都是把他慣的,現在說啥也晚了!

            郝興盛:賣廠子的事沒跟我爸說吧?

            姜玉芳:這事我哪敢告訴你爸呀!他身體不好,又愛生氣,有些事就得瞞著他。再說,你爸一說他,他就煩,根本不聽,真是兒大不由爺,對他真沒辦法!(她嘆口氣,表現出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郝興盛:這樣下去不行!眼下興民不單單是一個人了,而是承包了一個廠子,一千人啊。職工們都指望他吃飯呢,成天這么胡吃悶睡、吊兒郎當怎么行!

          姜玉芳:看來他真的不成熟,根本扛不起這個廠子。

          郝興盛:這怎么辦呀?

          姜玉芳:我跟你爸商量過,想讓你幫他管一段那廠子……

            郝興盛打斷地:讓我管他那廠子?就他那脾氣,會讓我管嗎?

            叢蕾:這事還真讓大哥說著了。他總覺得自己有多大能耐似的,說他根本不聽。這不,眼下走投無路了,就想把那廠子賣掉去搞房地產。

            郝興盛驚訝地:搞房地產!他趁多少錢呀,就敢搞房地產?真是不知道天多高地多厚了!

            叢蕾:這兩天他像中了邪似的,一門心思地要搞房地產。

            郝興盛:房地產是那么好干的嗎?別看現在房子炒得厲害,其實市場很不穩定,這太不正常了。我看時間不會太長,政府一定會管。弄不好會讓他賠個底兒朝天!(說著搖搖頭)使不得,使不得,萬萬使不得!

            姜玉芳:所以,我來找你。讓你勸勸他,讓他別胡思亂想了,把心收回來,老老實實地辦好自己的廠子。

            郝興盛:媽,你讓我勸他?(搖了搖頭)講道理,他一套一套的,比我知道得還多。現在他可不像以前那么謙虛了,特別自以為是,根本不聽我的。即便我找他談,也不會起什么作用。

            姜玉芳嘆口氣:他要不聽你的,我也就沒轍了。

            郝興盛:讓爸管他呀!

          姜玉芳:你爸的話他就全聽呀!他要不聽,你爸還不氣死呀!我可不敢讓他知道這事。

          郝興盛:那可怎么辦呀?

          姜玉芳沉默著想了半天:如果他堅持把那廠子賣了,說啥也不能落到外人手里……你能把它包的那廠子買下來嗎?

            郝興盛不再吭聲了,他在不停地搖頭、嘬牙花。

            姜玉芳:我是為了你爸。如果他把這那廠子賣給方家,你爸知道了會氣死的!

          郝興盛為難地:媽,按說這廠子是我爸的,他沒權賣,我也不能買……

          姜玉芳打斷地:可他要賣給別人怎么辦?

          郝興盛:即便我想買,我也沒這么多錢呀!我記得那廠子評估了七千五百萬呢。

          姜玉芳嘆口氣:真的為難你了,咱們都想想辦法吧。

          郝興盛:媽,這事興旺知道嗎?

          姜玉芳:我還沒告訴他哩。

          郝興盛:當務之急是阻止他賣這廠子,我先去找興民談談。媽,你也跟興旺商量一下,看他有什么辦法。

          25,興民廠/廠長辦公室 內 日

          郝興盛匆匆走來,在門外聽見興民在打電話,就沒有進去,站在門外聽起來。

          郝興民坐在辦公桌上,大聲喊叫著:方哥,我這廠子評估了七千五百萬呢,你只給我兩千萬,也太少了吧。這不是趁火打劫嗎?你不能這么坑我吧。

            話筒里響著方文鶴的話:就兩千萬!這還是看著咱哥兒們的面子呢。你那破廠子都快倒閉了,誰要啊!你要嫌價錢低,就找別人吧。(說著,對方把電話掛了,發出了忙音)

          郝興民著急地沖著話筒“喂喂”地喊叫著。

          郝興盛推門進來:你這是給誰打電話呀?

            郝興民見大哥來了,趕緊從辦公桌上跳下來:大哥,你怎么有空過來了?

            郝興盛:聽說你要賣廠子,我能不來嗎?

            郝興民一下子蔫了,低聲嘟囔一句:誰說我要賣廠子了?

            郝興盛:你這是在跟誰打電話呀?我聽你說兩千萬。什么兩千萬?你說的方哥是方文鶴吧?

          郝興民:大哥,既然你都聽到了,我就不瞞你了。

          郝興盛:到底是怎么回事?

          郝興民:大哥,我確實不是經商的料兒,對服裝業也不懂。所以,我想換個工作。

          郝興盛兩眼盯著他,咄咄逼人地:換工作?你想換什么工作?

            郝興民:我想搞房地產。(他的聲音小得像蚊子嗡嗡)

            郝興盛質問:你有多少錢呀就想搞房地產?你知道搞房地產需要多少錢嗎?

            郝興民:不是我自己搞,是入股跟別人合作。

            郝興盛:入股?你有多少錢入股呀?到哪兒弄這么多錢?

            郝興民:我想把我承包的這個廠子賣掉入股。

            郝興盛質問:興民,這廠子是你的嗎?別忘了,我們承包只有經營權,沒有所有權。你不是廠子的法人,沒權賣。再說,方家早就跟咱家是對頭,他總想把咱家的公司搞垮吃掉。由于爸精明能干,他始終沒有得逞。他家看著你不正干,就想搞垮你,聽說方文鶴收買了韓月美,來你這廠子里挖走了不少技術工。看你快把廠子折騰垮了,想用仨瓜倆棗買下你承包的廠子。你怎么連這點事也看不出來呢?傻不傻呀!”

            郝興民擰著眉頭不說話。

          郝興盛:我告訴你,咱們的廠子是爸用多半輩子的心血掙來的,就是窮死也不準你賣!(他扔下這么一句,氣囊囊地走了,把門子摔得山響)

          郝興民嚇得一哆嗦。

           

           

          第48集

           

          1,興民廠/廠長辦公室 內 日

          郝興民坐在轉椅上發愣。

            辦公桌的電話響了,興民看了一下那電話號碼,猶豫著接不接,可那電話拼命地響個不停。他這才怯怯地電話。

          郝興民沒有言語。只聽電話里傳來方文鶴的聲音:兄弟,想好了嗎?高總催呢。我可告訴你,機不可失,時不再來。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

            郝興民氣急敗壞地吼道:你給我這個價,我不賣了!

            方文鶴的態度立馬變得溫和起來,嘻嘻哈哈地:兄弟吃炮藥了?咋這么大的火氣?

          郝興民:方公子,你小子想趁人之危毀我,還假惺惺地說什么朋友,這廠子我不賣了!

          方文鶴:兄弟,別掛電話。嫌錢少,可以再商量啊,兩千五百萬怎么樣?

            郝興民:我今天心情不好,我不想談這事了。

          方文鶴又改口:嫌少再添上點兒,三千萬行不行?

          郝興民沒有接腔,啪地把電話掛了。

            2,興盛家 內 夜

          郝興盛兩口子躺在床上睡覺。林秋玲睡得很沉,郝興盛卻輾轉反側。

          郝興盛坐起來吸煙,嗆醒了林秋玲,不住地咳嗽。

          林秋玲驚訝地:你還沒睡呀?你從來不吸煙,怎么吸起煙來了?

          郝興盛:沒事,你睡吧。

          林秋玲:沒事?我才不信呢。晚飯你就沒吃多少,覺也不睡,還吸起了煙,能說沒事嗎?

          郝興盛悶頭吸煙不言語。

          林秋玲:有事就給我說說,咱倆想想辦法,光在肚里裝著嘆氣也不解決問題。

          郝興盛:興民想賣他承包的廠子,投資搞房地產。

          林秋玲驚訝地叫了一聲:啊!興民想賣廠子!這事咱爸知道嗎?

          郝興盛:這事怎么敢告訴爸呢?爸要知道了還不氣死呀!

          林秋玲哆嗦著聲音:媽知道不?這事可不能瞞著他們。

          郝興盛:是媽跟我說的。

          林秋玲:媽不管他嗎?

          郝興盛:媽說他不聽,才找我的。媽叫我把他那廠子買下來。

          林秋玲像嚇著一樣,著急地:這廠子不是承包給你老三了嗎?怎么又叫你買下來?再說咱也沒多少錢呀?這根本不可能!再說,這廠子他也沒權賣呀!

            郝興盛:為了阻止興民賣這廠子,也為了不讓咱爸生氣,媽讓咱先買下來,是不讓這廠子落到方思遠手里。

            林秋玲把兩手一攤:錢呢?這廠子可是評估了七千五百萬呀!

            郝興盛:有人說給他兩千萬。

            林秋玲像被蝎子蜇了一下,驚叫起來:兩千萬!這還不夠評估價的1/3呢。

          郝興盛:這廠子根本不能賣,爸肯定不讓賣!

          林秋玲:俗話說,兔子急了也咬人。興民要搞房地產,他不賣這廠子哪有錢呀!他要是硬賣怎么辦?

          郝興盛:我馬上去找他!

          林秋玲看看表,(特寫)指針指著1:18分

          林秋玲:太晚了,明天再說吧。

          郝興盛:不行,我必須制止他,免得夜長夢多。(說著,起床走了)

          3,興民住處 內外 夜

          郝興民在床上酣睡著。

          郝興盛開車趕來,停車下車,摁響門鈴。

          郝興民依然睡著,紋絲不動。

          郝興盛邊摁門鈴邊拍門招呼:興民,快開門!快開門!

          郝興盛喊叫了半天,郝興民才醒了,他伸伸胳膊看看表,(特寫)時針指著:02:12

          郝興民沒好氣地:誰呀?深更半夜的喊叫什么呀!

          郝興盛:我是你大哥,快開門。

          郝興民這才不情愿地起來開門,嘴里嘟囔著:有什么要緊的事啊,深更半夜來砸門子!

          4,郝興民住處 內 夜

          郝興民打著呵欠開了門:大哥,深更半夜的,你來干什么呀?是不是咱爸又病了?

          郝興盛:媽去找我了,說你要賣承包的廠子。我告訴你,這廠子是咱爸的,不是你的,你沒權賣!

          郝興民:我包了就是我的,到時候我交承包費不就得了?合同上并沒有說不能不賣呀!

          郝興盛:我們承包的只是經營管理權,不是所有權,你絕對不能賣!

          郝興民:就現在廠子的情況,我根本完不成承包任務,到期也交不上承包費。只有把廠子賣了搞房地產,賺了錢才能交上承包費。

          郝興盛:這廠子說什么也不能賣!聽見了嗎?

          郝興民沒有言聲。

          5,興旺住處/臥室 內 夜

          郝興旺、舒曼互相摟著睡覺。

          茶幾上的手機驟響起來,兩人全被驚醒。

          郝興旺沒好氣地:誰這么討厭呀,什么時候了還打電話!

          舒曼:神經病!甭理它。

          兩個人誰也沒動,手機卻響起來沒完沒了。

          郝興旺坐起來接電話:誰呀?深更半夜地打什么電話呀!

          郝興盛:興旺,我是你哥。

          郝興旺猛地坐起來:哥,出什么事了?是咱爸病了嗎?

          郝興盛:不是,興民出大事了,你馬上來我家一趟。

          郝興旺:興民又出什么事了?

          郝興盛:電話里說不清,過來說吧。

          郝興旺趕緊穿衣服。

          6,興盛家/客廳 內 夜

          郝興盛兩口子坐在沙發上等興旺。

          郝興旺開車過來,停下,敲門。

          林秋玲開門。

          興旺一進門就著急地問:哥,興民出什么事了?

          林秋玲:興旺,坐下說。

          郝興盛:興民要把他承包的廠子賣了,搞房地產。方文鶴只給他兩千萬……

          郝興旺生氣地:房文鶴!怎么又是方文鶴?這小子肯定沒安著好心。

          林秋玲:現在的關鍵是興民,

          郝興旺:這個敗家子簡直是胡鬧,廠子是咱爸的,怎么能賣呢,必須阻止他!

          郝興盛:這事又不能告訴咱爸,我和媽勸他也不聽。他是橫下心來搞房地產了。

          郝興旺:房地產是那么好搞的嗎?再說,他也沒錢呀!

          郝興盛:所以,他要賣廠子。

          郝興旺:媽怎么說?

          郝興盛:媽說叫我買下來,可我沒那么多錢,七千五百萬啊!想叫咱倆合起來買。

          郝興旺:咱倆合起來也買不起。我廠子的情況你知道。

          郝興盛:方文鶴要買這廠子,只給他兩千萬。

          郝興旺:方家跟咱家是死對頭,甭說兩千萬,就是按評估的價錢也不能賣給他!

          郝興盛:我叫你過來,是想商量一下,咱倆能不能給興民湊點錢,讓他去搞房地產。我能拿出一百萬,你能幫他多少?

          郝興旺:我上班只兩年多,就這點工資也是月月光,根本沒有存錢。承包這廠子生意又不景氣,頂多我能給他湊十萬八萬的。根本搞不得房地產。

          郝興盛:不是他自己搞,是給別人的公司入股。他說鄭州一個房地產老板要在我們市建一個高層生活小區,一百萬一個股。咱倆能不能給他湊一個股,我拿八十萬,你能不能給他湊二十萬?他既然起了這個心,不讓試試他不會死心的。

          郝興旺:哥,我真的沒有那么多錢,要不讓咱叔幫他一下。

          郝興盛:這事不能讓叔知道。

          郝興旺:讓媽給也他湊十萬不行嗎?

          郝興盛:那你明天跟媽商量一下。

          7,方文鶴辦公室 內 日

          方文鶴在跟高坡說話:買興民廠子的事,本來說得好好的,那天我給興民打電話,他又變卦了,跟我討價還價。我給他長到三千萬了,他都不賣,還賭氣把電話摔了。我覺著這事蹊蹺,是不是他大哥知道這事了,不讓他賣了?

          高坡皺著眉思索:是不是你那小情人韓月美給他出主意了,想讓你多出些錢?

          方文鶴發狠地:她敢!……

          高坡:他倆終究是大學同學,兩個人在大學就滾在了一起,只是近年有了新歡,才把她甩了,他倆肯定有感情,那個月美能不向著他嗎?肯定是她把咱倆做的局兒告訴了興民,才發生了這樣的變故。

          方文鶴領悟地點點頭:高哥,你先回去吧。我問問韓月美。

          8,方文鶴辦公室 內 日

          方文鶴陰沉著臉坐在沙發上。

          韓月美推門進來,嗲聲嗲氣地:親愛的,你叫我來,是不是想我了?(說著,就向方文鶴撲過來)

          方文鶴猛地站起來,上去就給了韓月美一記耳光,咬牙切齒地:你這個賤貨!原來你投奔我是來臥底,為郝興民當奸細!

            韓月美捂著挨打的臉委屈地:你這是干嘛呀,為什么平白無故地打我?

            方文鶴黑虎著臉逼問:我問你,你跟興民說什么了?

            韓月美搖搖頭,怯聲怯氣地:這幾天我根本就沒見過他。

            方文鶴:興民突然變卦不賣他那廠子了,是不是你跟他說什么了?

            韓月美不敢抬頭看兇神惡煞的方文鶴,低著頭嘟囔著:沒有,借給我仨膽兒我也不敢背叛你。我早就不搭理他了。再說,我怎么知道你跟高哥說什么事呀!

            方文鶴發狠地:你這個吃里扒外的東西,出賣了我還不認賬!(說著,又狠狠地給了韓月美一巴掌)

            韓月美緊捂著臉,嚇得往后退了兩步:文鶴,你冤枉我,我真的沒對他說過什么。

          這時,方文鶴的手機響了。他一看號碼是高坡打來的,怕韓月美聽去,就到外面去接。

          9,方氏服裝公廠辦公樓走廊 內 日

          方文鶴接聽電話:高哥,啥事?

          高坡:是不是月美給他透氣兒了?

          方文鶴:她死不承認。

          高坡著急地:你快想辦法落實興民入股的事,我都快急死了!

          方文鶴說:你容我再想想,等我的電話吧。(說完,又回到辦公室)

          10,方文鶴辦公室 內 日

          方文鶴又回到辦公室:月美,你甭嘴硬,等我拿到證據,看我怎么收拾你!

          韓月美:文鶴,你真的冤枉我了。我對你是真心的!

          方文鶴:鬼才信你的話!(扔下這么一句,就匆忙出去了)

          11,興旺廠/廠長辦公室 內 日

          姜玉芳:興旺,你叫我來,是不是知道興民出事了?

          郝興旺:昨天晚上半夜里,我哥把我叫去說了這事。哥說,興民起了搞房地產的心,恐怕不碰南墻不死心。可他也知道自己搞沒這能力,只是給人家鄭州一個房地產商入股等分紅。我哥就想給他湊一個股試試,一個股是一百萬,哥說給他湊八十萬,讓我出二十萬,我只能給他湊十萬,還差十萬。媽,你能給他湊嗎?

          姜玉芳想了想無奈地:那我給他湊十萬吧。但是,這事不能讓你爸知道。

          郝興旺:我知道。

          姜玉芳感嘆地:興民按說也不小了,怎么沒個定盤星,想一出是一出的。

          郝興旺:這還不是你慣的他嗎?

          姜玉芳嘆口氣:他怎么就長不大呢。我回去取錢。(說著,走了)

          12,興盛廠/廠長辦公室 內 日

          郝興盛在接聽電話:這事就這么辦吧。(說著,掛了電話。剛放下電話,手機又響了,拿走來接聽)興旺,媽怎么說?

          郝興旺:媽同意給他湊十萬,去銀行取錢了。一會兒我給你送過去。你跟興民談了嗎?

          郝興盛:我馬上叫他過來。

          13,興民廠/廠長辦公室 內 日

          方文鶴駕著車開進來,停車下車,上樓。

          方文鶴推門走進興民辦公室:興民兄弟,那事是不是你大哥知道了,不讓你賣了?

            郝興民:不是,是你給的價太低了。

            方文鶴譏諷地: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你出爾反爾,還算爺們兒嗎?

            郝興民:誰說話不算數了?你給的價也太低了,即便給我三千萬,還不到評估價的一半呢。

          方文鶴:我給你三千萬,還不知足啊!剛才高老板又在問我,你到底還入不入股?不入股就明說,高老板就不指望你了,千萬別這么磨磨嘰嘰的。

          辦公桌上的電話響應了。

          郝興民:方公子,我大哥來電話了。

          方文鶴不再言語。

          興民在接聽電話:是大哥呀!……什么?叫我馬上過去?……好吧。

          方文鶴:你大哥一插手,這事就麻煩了。

          興民:方哥,改日再聊。(告辭走了)

          方文鶴也走出來。

          14,興盛廠/廠長辦公室 內 日

          郝興盛對興民說:關于你想搞房地產的事,我跟咱媽和你二哥商量了一下。爸的廠子說什么也不能賣……

          郝興民打斷說:我已經答應人家入股了。

          郝興盛:我知道你脾氣擰,想做的事不做不會甘心,所以決定支持你入股,我、老二和咱媽,給你湊錢……

          郝興民高興地:大哥,你真好。

          郝興盛:你知道,你二哥上班才兩年多,沒有多少錢,我雖有些存款,但也沒多少,咱媽的錢也不會多給你……

          郝興民著急地:那你們支持我多少錢呀!

          郝興民:我支持你八十萬,老二支持你十萬、咱媽給你十萬,總共一百萬,正好能入一個股。

          郝興民把臉一拉不悅地:鬧了半天你們才支持我一百萬呀!一個股到時候能分幾個錢呀!

          郝興盛:你要嫌少,干脆就別入了!

          郝興民馬上表態:大哥,我入股,就先進入一個股。如果分紅多,再考慮多入!

          郝興盛從抽屜里拿出一張銀行卡遞給興民:這是整整一百萬,我們就當是為你走上社會投資吧。

          郝興民高興地:謝謝大哥,還是你親我!(說著,鞠了一躬,拿上那卡走了)

          15,方文鶴辦公室 內 日

          方文鶴在打電話:興民,我一直在等你的電話,怎么一直沒動靜啊!

          郝興民:剛才我大哥把我叫去,說我承包的那廠子是我爸的,沒有所有權,不能賣……

          方文鶴:既然你沒權賣,拿什么入股呀!

          郝興民:我大哥支持我,幫我籌錢。

          方文鶴急不可待地:給你籌了多少錢?

          郝興民:一百萬,夠入一個股的。

          方文鶴泄氣地:高哥的公司趁將近一個億,一百萬才相當于百分之一,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你干脆別入了!

          郝興民:高哥不是說入多少都行,多多益善嗎?

          身旁的高坡壓低聲音跟方文鶴耳語:一百萬就一百萬,讓他趕快拿錢來!

          方文鶴點點頭,對興民說:高哥根本瞧不起這一百萬,剛才我在高哥面前給你美言了幾句,看你是個實在人,辦事也爽快,就同意你入了。天快中午了,為了你倆合作成功,高哥中午請你吃飯。

          郝興民:在什么地方?

          方文鶴:濱河樓88號房間。可你要帶錢來。

          郝興民:沒問題。

          16,濱河樓飯店 內 日

          郝興民開車過來,在樓前停下,看了一下飯店的名字走上樓,見方文鶴和高坡已經坐在了餐桌上。

          興民一進門就說:路上堵車,我來晚了,對不起二位了。

          方文鶴:興民你坐下,我告訴你個好消息。

          郝興民:什么好消息?

          方文鶴:剛才高哥說,美好花園小區那高層,兩棟沒蓋出地皮就賣出一半多了!看來房地產來錢真快呀!

          高坡拍著胸脯信誓旦旦地:興民兄弟,不是哥吹牛,我干房地產有十來年了。每次都是房子一動工就開始賣,還沒封頂就賣光了,從來不存在積壓問題。你跟我合作既不用操心,也不用出力,到年底光等著數錢就行了。

          方文鶴感嘆地:興民,只是你入的股太少了!

          高坡夸獎地:看來興民兄弟是長大了,知道摸著石頭過河了。先入一股也可以。咱就簽個合同吧。

          郝興民:好啊,高哥辦事就是爽快。(說著,掏出那張銀行卡,放在高坡眼前)高哥,這里面有一百萬,密碼是4個8。

          高坡:咱們馬上簽合同。(說著拿出事先擬好的合同,在上面填了個一百萬,二人簽字蓋章后,遞給興民一張)興民兄弟,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合伙人了!

          方文鶴玩笑地:興民,這里邊真有一百萬嗎?別一分錢沒有,耍高哥呀!

          郝興民信誓旦旦地:方哥,我郝興民是那種人嗎?如果這卡里的錢少一分,罰我一萬!

          高坡:文鶴跟你開玩笑呢,你怎么當真了。來,為了我們合作成功,干杯!

          三人高興地舉起酒杯一碰,各自喝干了!

          17,大街上 外 日

          郝興民把車停在路邊。從口袋里掏出高坡的名片,正反面都看了,不禁皺起眉頭。他掏出電話撥打:方哥,高坡的名片怎么只有電話,沒有地址啊!

          方文鶴(畫外音):興民,因為找高哥的人太多了,他怕打擾,就沒敢把住址印在名片上。你找高哥呀?

          郝興民:我找他有點事,去哪兒找他呢?

          方文鶴:你給他打電話不就行了嗎?

          郝興民:他的手機關機了。他干什么去了呢?

          方文鶴停了片刻:興民,今天他在縣政府開一個房地產會,別去找他了。

          郝興民疑惑地:真的嗎?

          方文鶴:我還騙你嗎?

          郝興民收了手機:那我去縣政府找他。

          18,縣政府 內外 日

          郝興民開車來到縣政府門前,把車停下,走到傳達室,問:上午在這里是不是在開一個房地產會議?

          值班室人員:上午根本沒有開什么會。

          郝興民:不可能吧?你不知道,我去問政府辦公室。(說著欲往里走)

          傳達室人員攔住他:同志,你在這兒打電話問吧。

          郝興民走進值班室,撥打電話:政府辦公室嗎?請問上午這里是不是召開了一個房地產會?

          電話里傳來的聲音:沒有啊。

          郝興民問值班員:有沒有個叫高坡的老板來過?

          值班室人員:我給你查查。(說著,查登記薄。一邊查著一邊說)在我印象里沒有姓高的來過。要不你自己查吧。(說著,把登記薄推給他)

          郝興民反復查了三遍,自語地:連個姓高的人也沒查到。方文鶴騙我干啥?(說著撥打電話)

          電話里傳出:你撥打的電話已經關機……。

          郝興民疑惑地:上班時間關機干什么呀?莫非沒電了?我要去問個究竟。(說著走出來,開車走了)

          19,方氏服裝廠 內外 日

          郝興民開車來到,停在門外,下車走進。

          門衛攔住:請問你找誰?

          郝興民:方文鶴。

          門衛:你跟方助理有預約嗎?

          郝興民點點頭:是的。

          門衛:他可能下班了。

          郝興民:他在等我。

          門衛:那就去吧,方助理在辦公樓三樓305

          郝興民:謝謝。

          郝興民直奔辦公樓,走到305,敲門卻沒人應。

          郝興民在樓上想找個人打聽一下,卻不見一個人影。

          正巧韓月美走來,兩人誰也沒理誰。郝興民追上問:月美,方助理呢?

          韓月美抬頭見是郝興民,氣憤地質問:你來干什么?

          郝興民:我找方文鶴。

          韓月美:今天他沒來上班。

          郝興民:他干什么去了?

          韓月美冷冷地:不知道!(扭頭走了)

          郝興民:月美,文鶴不是在跟高坡合伙護房地產嗎?是不是去找高坡了?

          韓月美回頭,譏笑地:他倆騙你呢。高坡就是個無業游民,根本就沒搞房地產。

          郝興民頓時傻眼了,(內心獨白)莫非他倆在騙我?突然暈倒在地上。

          正欲下樓的韓月美,聽到咕咚一聲,回頭一看,見郝興民暈倒在地上,趕緊撥打120。

          20,大街上,外,日

          一輛救護車鳴叫著開過去。

          21,醫院/病房 內 日

          郝興民躺在病床上輸液,叢蕾坐在一邊。

          郝興民醒來,睜開雙眼看看周圍,猛地坐起來:叢蕾,我這是在哪里?

            叢蕾:你暈倒在人家方氏服裝廠了,是韓月美打電話讓120把你送到醫院的。難道你一點也不知道?

          郝興民搖了搖頭。

          叢蕾疑惑地:你去找韓月美干什么?怎么會暈倒在方家的廠子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郝興民沒有告訴她,痛苦地閉上了眼睛。

            叢蕾著急地晃著他的身子:你橫是說呀,到底發生什么事了?

          郝興民用手捂住臉,嗚嗚地哭起來。

          叢蕾著急地:有事你說呀,哭有什么用!

          郝興民:我讓方文鶴騙了一百萬!

          叢蕾一下子嚇傻了,大聲反問:你讓方文鶴騙了一百萬?家里知道嗎?

            郝興民搖搖頭,喃喃地:都怪我鬼迷心竅,沒聽大哥的話。大哥千叮嚀萬囑咐,不讓我投資房地產,我沒有聽。大哥和我媽要是知道我被騙了,還不扒了我的皮呀!爸還不知氣成啥樣子呢。

          叢蕾:紙里包不住火!這事不能再瞞著了。趕快報警,馬上告訴大哥!

          郝興民抓著腦瓜皮猶豫著。

          叢蕾著急地:事情都這樣了,還要什么面子呀,追錢要緊!

          郝興民像沒聽見一樣,雙手抱著腦袋一動不動。

          叢蕾在著急地撥打電話:大哥嗎?

          22,興盛廠/廠長辦公室 內 日

          郝興盛在接聽電話,驚愕地:什么?那一百萬興民叫方文鶴騙了?我馬上去醫院。

          23,醫院病房 內 日

          郝興盛坐在興民身邊打電話:有緊急情況,我報案!

          24,公安局/刑偵科 內 日 

          趙科長對刑警們說:方氏服裝廠的方文鶴,伙同一個名叫高坡、自稱是鄭州來的房地產老板,騙走了大運制衣公司興民加工廠一百萬!這是一件大案。刑警隊要立即布控,把所有的外出道口都控制起來,立即行動!

          眾警察緊張跑出,開上警車,鳴叫著走了。

          25,火車站 內外 日

          公安干警在各個候車室和進站口仔細搜查。

          26,汽車站 內外 日

          公安干警在搜查,包括各個欲開走的客車。

          27,高速公路上 外 日

          一輛轎車開過來。

          公安干警示意停車。

          那轎車調頭往回逃跑。

          一干警:想逃?沒門兒。追!

          三名警察上車,緊追。

          追了一段,警車超過了那輛轎車,橫在車前,那轎車被迫停下。

          三名警察持槍命令:下車,把雙手舉起來。

          方文鶴抱著腦袋乖乖地從車上下來。

          警察上去把他扭在地上,戴上手銬,然后推上車。

          警察開著警車和方文鶴的車,一前一后地開走了。

          28,興旺住處 內 夜

          舒曼在廚房做飯。

          興旺開門進來。

          舒曼:今天怎么回來這么晚?

          興旺:興民鬼迷心竅地要搞房地產,我和大哥、我媽給他湊了一百萬,原來是個騙局。今天公安局把方文鶴抓住了!

          舒曼生氣地:方文鶴這小子怎么干這種事呀!

          興旺:我一直提醒你,他不是什么好人,你卻一直不信。這回認清他是什么人了吧?

          舒曼:算我瞎眼了!

          興旺:現在該下決心跟我結婚了吧。

          舒曼:那就找個日子登記吧。

          29,公安局/審訊室 內 日

          審訊員:方文鶴,高坡是什么人?跟你是什么關系?

          方文鶴搖搖頭:我不認識他。

          審訊員提高嗓門:你跟高坡合伙騙走了郝興民的一百萬元,怎么會不認識他?

          一干警進來:報告,我們通過鄭州市公安局查了高坡的戶口,鄭州有三個叫高坡的,一個三歲的男孩,一個68的老頭,一個23歲的農民,沒有40歲左右的,他的身份證也是假的。

          又一干警進來:報告,我們到銀行查詢,高坡騙的一百萬元全部被提走了!

          審訊員一拍桌子:方文鶴,你老實交待!

          30,郝運來家 內 日

          郝運來在臥室午休。

          姜玉芳走進來,輕輕把他晃醒。

          郝運來迷迷怔怔地坐起來:怎么了?

          姜玉芳:興民闖禍了!

          郝運來一下子驚醒了,猛地坐起來:他又闖什么禍了?

          姜玉芳:你別著急,聽我慢慢說。他想搞房地產,興盛、興旺和我給他湊了一百萬入股,全被人騙走了!

          郝運來:你說什么?……頓時氣得哆嗦起來。

          姜玉芳撥打電話:興盛,你爸氣得又渾身哆嗦,你快送他去醫院吧。

          31,興盛辦公室 內 日

          郝興盛和林秋玲開車奔馳在大街上。

          32,民政局 外 日

          郝興旺、舒曼拿著結婚證,高興地從里面出來。

          興旺高興地:走,回家告訴我爸媽去,讓他們高興高興。(說著,二人上車)

          興旺開車走了。

          33,郝運來家 內外 日

          興旺把車開到門外,停下,跟舒曼下車。

          二人開門進家,喊了一聲:媽!(沒人言聲)

          又喊了一聲:爸!依然沒人言聲。

          二人去各房間看看,沒人。

          興旺疑惑地:咱爸媽干什么去了?(說著,撥打電話)哥,咱爸咱媽呢?

          興盛:咱爸又住院了。

          興旺:什么病?

          興盛:興民入股房地產的那一百萬被方文鶴和那個姓高的騙了,咱爸聽說后又渾身哆嗦起來,我把爸送到醫院了,你馬上來醫院吧。

          興旺:好,我馬上到。

          34,醫院病房 內 日

          躺在病床上的郝運來蘇醒過來。

          郝興盛、林秋玲和叢蕾高興地:爸,你醒了,好嚇人!

          興旺和舒曼快步走進來。

          興旺:咱爸這不醒過來了嗎?

          興盛:剛醒。咱爸渾身哆嗦是讓興民氣的,因為太激動了,就給爸輸了一瓶鎮靜劑,讓爸睡了兩個多小時。

          興旺:爸醒了就好。

          郝運來猛地坐起來,氣憤地:興民呢,把這個敗家子給我叫來,我非揍死這個兔崽子不行!

          姜玉芳在一旁抹眼淚,喃喃地:興盛給他打電話,他關機了,不知他躲到哪里去了!

          郝運來抱怨地:興盛,他哪懂什么方地產呀,你和興旺還支持他?你媽也糊涂!

          郝興盛嘆口氣:爸,我們也是無奈啊。

          郝運來:無奈?你們要不給他湊錢,他根本沒錢入股!

          郝興盛:爸,我們之所以給他湊錢入股,是因為他要把承包的那廠子賣給方思遠的服裝廠,我和媽、興旺堅決反對。我們好說歹說,他就是不聽,鬼迷心竅地要賣掉他承包的廠子去投資房地產。俺們勸不了他,又不想讓他賣這廠子,只好給他湊了一個股兒試試,不然他真的把那廠子賣給方家了。

          郝運來生氣地:這次怎么又栽到他家手里了?這口氣我咽不下!(說著,大喘氣起來)

          姜玉芳愧疚地: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把他慣壞了。要怪你就怪我吧。

          郝興盛、郝興旺安慰地:爸,你別著急,廠子我們保住了。被騙的這一百萬,我已經報案了,那錢肯定能追回來。

          郝運來搖搖頭:案破不了,找誰要錢啊!

          郝興盛:公安局特別重視這起詐騙案,只要這個姓高的沒跑出中國,就會抓到他!

          郝運來生氣地:叢蕾,你打電話,給我把興民叫來!

          叢蕾點點頭,便到病房外打電話:興民!……(不料手機里傳來“你撥打的電話已經關機”的聲音。她馬上回到病房)董事長,興民關機了。你別著急,我馬上去找他!(說著,走出來)

          35,興民廠 內 日

          叢蕾開車回到廠里,先去廠長辦公室找他,沒有他的影子。(她在樓道里碰上丁越山,著急地問)丁廠長,你看見興民了嗎?

          丁越山:我已經兩天沒見過他了!

          叢蕾在廠里看見人就問,人們都說:不知道。

          36,興民住處 內外 日

          叢蕾開車過來,停車下來,匆匆上樓。

          叢蕾查看了各個房間,廚房、衛生間都看了,沒有興民的影子,疑惑地:他這是去哪里了?

          37,醫院/病房 內 日

          叢蕾推門進來。

          躺在病床上的郝運來趕緊坐起來:找到興民了嗎?

          叢蕾:我在廠里和他的住處找了個遍,沒有興民的影子;我問了許多人,都不知道他去干什么了!

          郝運來泄氣地:這個兔崽子,你躲了初一,躲了十五嗎?

          姜玉芳:老郝,你也別生氣了。既然興盛報了案,公安局在追逃那個高坡,那一百萬就有希望!

          郝運來向人們擺擺手,有氣無力地:你們都走吧,讓我安靜一會兒。

          姜玉芳示意人們都走。

          郝興盛、林秋玲、興旺、叢蕾都悄悄地走出來。

          38,郝興民住處 內 夜

          叢蕾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思絮翩翩。

          (閃回第28集8場)

          郝興民:承諾算個屁,別信那些海誓山盟的人,都是為了把女友騙到手。一紙婚書都不能為愛情保鮮,何況空口發誓!

          (閃回第44集22場)

            叢蕾把嘴一撅,生氣地:怪不得廠里的事你不管,卻成天跟她在一起,還給她買這么貴重的項鏈。你跟她到底是什么關系?

            郝興民笑了:你吃醋了?

            叢蕾:女人是最敏感的。

            郝興民坐下來,語氣緩和地:叢蕾,不瞞你說,吳公子的死和婉萍的傷,都跟我有關系。如果那天不賽車,吳燦能栽到河里去嗎?婉萍能受傷嗎?我覺得特別對不起婉萍,想給她一點兒補償。平時看她那孤苦伶仃、悲悲戚戚的樣子,就想多陪陪她。你是通情達理的人,別小心眼兒了。

          叢蕾:我夠大度的了。可再大度的女人,也容不下自已的男友成天陪著別的女人!

          (閃回第45集10場)

          叢蕾不滿地:你怎么還惦記著她呢。昨晚還好好的,能有什么事呀!

          郝興民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在屋里來回走動:不行,我總覺著有事,我去看看她。

          叢蕾不滿地:賤不賤呀!

          郝興民沒有理她,開上車就走了。

          (閃回第47集8場)

          咱們廠工人的情緒剛穩定一些,叫她這一攪又亂了,不少人嚷著要去方氏服裝廠呢。你說怎么辦?

          郝興民: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有什么辦法!他們要走就走唄!

          叢蕾生氣地:你說的倒好,工人們走了,咱們廠子還怎么生產!

          郝興民的手機響了。他趕緊接電話:媽呀,有什么事呀?好,我馬上過去。說著,轉身走了。

          叢蕾生氣地跺了一腳:這個渾蛋,怎么就不走腦子呢。

          (閃回畢)

          叢蕾心聲:我太相信他了。如今可怎么辦呀!趴在枕頭上哭泣起來。

          39,興盛廠/財務室 內 日

          叢蕾拉著拉桿箱走過來,敲門。林秋玲過來開門,見她這個樣子,驚訝地:你這是干什么去?

          叢蕾:大嫂,我回家呀,再也不回來了!

          林秋玲一驚:不回來了?就為……?

          叢蕾:昨晚我想了一宿,興民太讓我失望了!

          林秋玲:興民做的這些事確實讓人失望,但他還小呢,我們大家不都在幫他成長嗎?你是個好姑娘,委屈你了。全家人都很喜歡你,別走好嗎?

          叢蕾:他惹了這么大的禍,竟然跑了,這說明他沒有一點兒擔當。沒有責任、沒有擔當的男人,根本靠不住。

          林秋玲:俗話說,吃一塹,長一智。他要能接受這次的教訓,興許能變好呢。

          叢蕾:他跑也不告訴我,說明我在他心里根本不占什么位置。我也不對他抱什么希望了。大嫂,你就讓我走吧。(說著,從兜里掏出一串鑰匙交給林秋玲)大嫂,這是我辦公室和興民住處的鑰匙,你交給他吧。(說著,抹了一下眼淚轉身走了)

          林秋玲:叢蕾,你別走啊,我跟媽商量商量。

          叢蕾:我已經想好了,不用了。(義無反顧地走了)

          40,醫院病房 內 日

          姜玉芳擔心地:興盛,興民到底去哪兒了?到現在還沒他的消息嗎?

          郝興盛:媽,這兩天我一直在給他打電話,他一直關機,我找不到他。媽,他大了,不會有事的。

          姜玉芳:不知他身上帶著多少錢?在外面吃住行都要花錢啊!

          郝興盛:聽叢蕾說,他走的時候帶著一張銀行卡,里面有三萬多塊錢呢。

          姜玉芳:噢,他身上有錢就受不了什么罪。

          郝運來不滿地瞪了姜玉芳一眼:到這時候了,你還惦記他!

          這時,林秋玲風風火火地跑來了,一進門就大聲招呼:媽,不好了,不好了!

          姜玉芳臉色突變:又出什么事了?

          林秋玲:叢蕾走了!

          姜玉芳一愣:你說誰走了?

          林秋玲:叢蕾說,她昨晚想了一宿,覺著興民實在靠不住,不再跟他了,回家了。我勸了半天,也沒有把她留住。

          姜玉芳:我擔心的事終于發生了。我一再勸興民,說叢蕾不錯,是個理想的媳婦,要好好待她,結果還是沒留住啊!

          郝運來嘆口氣:唉,這孩子真不錯,走了太可惜了。

          郝興盛:叢蕾走了也好。興民這個樣子誰還跟他呀!

          林秋玲:興民這一跤跌得夠重的,真的人財兩空了。

          郝興旺:輸得越慘,摔得越重,對他的刺激越痛。如果他能從這事中清醒過來,接受教訓,也許是好事。

          郝興盛:但愿吧。

          41,郝運來家 內 日

          郝運來出院,興旺和舒曼送他回家。

          姜玉芳:出了院就沒事了,你倆忙去吧。

          興旺:爸、媽,有個事那天想告訴你們,不巧,那天我爸住院了,也沒告訴你們。

          姜玉芳一驚:好事壞事?

          興旺:好事。

          姜玉芳:好事快說。

          興旺:我跟舒曼登記了。

          郝運來:這是什么時候的事?

          興旺:就是爸住院那天。

          姜玉芳:好好好,你倆也搞了這么長時間了,早就該登記了。

          郝運來:什么時候舉辦婚禮呀,讓你哥安排。

          興旺:我和舒曼商量過了,不大操大辦了,我哥和興業不都是旅行結婚的嗎?我把廠子的事安排安排就去旅行結婚,回來請回客就行了。

          郝運來:這樣也好。我和你媽又了卻一件心事。

          42,叢蕾家 外 夜

          叢蕾打的回到了她家。下車后,她在家門外轉悠了半天,一直猶豫著進不進去。

          叢蕾爸和叢蕾媽從街上走過來,看到前面有個人影在自家門前徘徊。

          叢蕾媽警惕地指著那移動的黑影:你看這個人怎么老在咱家門前轉悠呢,是不是想偷咱家的東西呢?

          叢蕾爸坦然地:咱家有什么值錢的東西怕偷呀!也許有人在等咱吧?走,過去看看。(說著,加快了腳步)

          叢蕾媽一把拉住他:千萬不能莽撞,還是小心點好。

          叢蕾爸從地上找個半截磚拿在手里,壯著膽子喊了一聲:誰?!

          叢蕾嚇了一跳,回頭看了一下,見是爸媽,委屈地喊了一聲:爸,媽!

          叢蕾媽驚訝地:叢蕾!你什么時候回來的?怎么不進家呀?在外邊摸悠什么呀!

          叢蕾疑惑地:媽,這么晚了,你們這是干什么去了?

          叢蕾爸:現在咱們這里在演《白鹿原》這部電影,人們說這電影是用十年功夫拍的,拍的不錯,我跟你媽就去看了一場。

          叢蕾媽:叢蕾,走快進家吧。

          三人走進。

          43,叢蕾家 內 外

          叢蕾媽:小蕾,你走的時候也沒言聲,給俺留個紙條就走了。中間回來一趟,在家待了不過三天,這一猛子扎下去就是多半年。你是怎么回來的?

          叢蕾:坐火車回來的。

          叢蕾媽:興民怎么沒開車送你呀!

          叢蕾:媽,我不是告訴你們了嗎?興民承包了個廠子,離不開人。

          叢蕾爸:其實坐火車挺方便的,沒必要擺那個譜兒。你們那廠子怎么樣?

          叢蕾應付地:就那樣唄!

          叢蕾爸:興民還貪玩嗎?對管理廠子應該熟悉了吧?

          叢蕾媽:他倆都是大學生,肯定沒問題。

          叢蕾爸:說說你和興民的情況,也說說你們承包的那個廠子的情況。

          叢蕾回避地:爸媽,我累了,想睡覺。

          叢蕾媽:孩子坐了半天火車,累了,有話明天說,先讓孩子睡覺吧。

          叢蕾去了自己的房間。

          叢蕾媽又在門外問:吃飯了嗎?沒吃飯我給你做。你想吃什么?

          叢蕾:我不餓,就是困。

          叢蕾爸:孩子困就讓她先睡吧。有話明天說。

          叢蕾媽忽地好像想起什么:咱閨女好像瘦了。

          叢蕾:你說兩個剛畢業的大學生,經管一千人的廠子,能不累嗎?瘦點兒沒關系,結實就好。

          44,叢蕾臥室 內 夜

          叢蕾進屋后沒有開燈,她連衣服也沒脫就往床上一躺。

          叢蕾在床上輾轉反側,思緒萬千。

          叢蕾(內心獨白):興民廠子的事告訴爸爸媽媽嗎?如果告訴他們,他倆會怎么想?為自己找到工作、特別后來當了廠長助理,爸媽逢人就說,覺著特別榮耀。如果說那廠子不景氣,興民被人騙了一百萬跑了,爸媽會怎么看待興民?如果鄰里知道了,又會說我什么?那就丟死人了!然而,這次回來自己不想回去了,這怎么對爸媽說?瞞了初一,能瞞過十五嗎?不說不行,早晚得說,晚說不如早就。說了自己就解脫了,不再背那思想包袱了。沒有工作可以再找。怕就怕爸媽知道了事情的真相,肯定會罵自己瞎眼,工作的事,婚姻的事,自己竟敢私自作主,不跟爸媽商量,膽子也太大了!好在自己沒有跟他同居,依然保持女兒身。可爸媽會信嗎?他們要罵自己怎么辦?……反正已經這樣了,任他們說啥說去吧!

          鄭重聲明:任何網站轉載此劇本時一定要把文章里面的聯系方式和網址一同轉載,并注明來源:中國國際劇本網(原創劇本網)www.guangtengsm.com ,否則必將追究法律責任。
           
           
          發表評論() 所有評論 
          評論內容:
          驗 證 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匿名發表 
           
          最新評論
          代寫小品
          無標題文檔
          關于我們 | 代寫小品 | 編劇招聘 | 投稿須知 | 付款方式 | 留言版 |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網站地圖 | 劇本創作 | 編劇群 |設為首頁

          本網所有發布的劇本均為本站或編劇會員原創作品,依法受法律保護,未經本網或編劇作者本人同意,嚴禁以任何形式轉載或者改編,一但發現必追究法律責任。
          原創劇本網(juben108.com)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備案號粵ICP備14022528號     法律顧問:廣東律師事務所 日本在线无码中文一区免费 {$UserData} {$CompanyData}